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梅剑乱舞为卿狂】一 拜师

第一章 拜师
宁愿,我们不曾相识,那便不会相爱,可惜,天命已定…
——题记
趴在客栈房间里的桌子上,一个长发女子疲倦地打了个哈欠,轻轻坐起,对着镜子淡淡苦笑了一下,撕下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了本来面目:女子不过十九岁,长得很秀美,一双凤眼勾人心魄,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略显憔悴。女子打扮得也很不同寻常,一身白衣,连头上的头饰也是纯白的。女子换下一身白衣,换上普通粗布衣物,轻轻将一支梅花簪子插入发髻。
女子叫杨雨霏,是梅剑派第二代弟子,师父名叫冷萧,是梅剑派创始人王云鹤的大弟子,只比她大七岁,可惜王云鹤英年早逝,所以冷萧是梅剑派的掌门人。她还有一位师叔叫王霖昫,是王云鹤的独子,比杨雨霏大四岁。
她缓缓站起,向门口走去,突然传来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杨雨霏道:“请进。”顿时一人喘着粗气大汗淋漓得冲进来,杨雨霏讶然道:“师弟,你怎么来了?”此人是王霖昫的唯一的徒弟,名叫林尧,从小便跟着王霖昫练功,深得王霖昫的喜爱。
林尧气喘吁吁地说:“师姐,师父请你立即回去,出大事了,马车就在门口,快…”
杨雨霏见平日里一向沉着稳重的师弟竟然一反常态,就知一定是出了不得了的事情,也不敢马虎,拎上包裹,随林尧奔了出去,直到马车向梅剑派所在的宁山飞驰而去,两人才敢稍作喘息,杨雨霏问:“林师弟,到底是什么事这般着急?”
林尧咬牙道:“是行山的金苓派!师姐你长期在外不知道,我们两派结仇已久,这次两派弟子正好相遇,一言不和便打了起来,我们的人出手太重,打伤了他们两人,后来这时还惊动了两派的掌门人,对方掌门,好像叫什么鹿…鹿冉…旬来着的,给我们下了战书,现在已经在宁、行两山下的谷中打了起来,师父说你是继师伯和师父之后本派武功最好的,师姐若不回去,本派将有灭门之灾啊…”
杨雨霏则冷静许多,她知道此时着急也没有用,点点头:“我知道了,这几天来都没有好好休息,也不知等会万一有恶战吃不吃得消,这样,我先歇息一下,等会你喊我。”
“好的,师姐。”林尧从小就把杨雨霏当作崇拜的对象,听话的点点头,不言语了。
杨雨霏闭上眼睛,坐在摇晃的车里,思绪却有些飘忽。
她在一个普通人家长大,有三位兄长,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孩,在她还是个婴儿时,大哥和二哥就被送到私塾习文习武,她的脑海里根本没有两个哥哥的印象,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三哥杨光比她大一岁,对她很好。
她本来可以过着平凡的生活,直到成年,嫁个好人家,可是,她十岁时的一次遭遇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十岁那年,她被抱来了梅剑派。
那是一个和往常一样平常的冬天的夜晚,她睡得朦胧之际忽然感觉自己被抱起,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习惯性地往怀抱里缩了缩,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阵寒风吹醒,睁开眼睛,猛地打了个激灵,清醒了许多,才发现自己被人抱着飞奔,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人的脸:是一个十四五岁的陌生少年,长得十分俊俏,简直可以和女孩子媲美。杨雨霏不禁痴痴地看着入了迷,但她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正被他抱着,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她还是有的,使劲挣扎,想推开他:“放我下来,你想干嘛?你想带我去哪儿?”
少年低头,盯着她看,沉静的眸子看不出一丝波动。
“啊。”杨雨霏被他看得脸红,尴尬地想扯开话题,“喂,你大冬天的穿这么少不冷吗?真是的,我都冷…”
听到女孩的抱怨,少年仍不为所动,抬起头,抱得紧了紧,脚下速度不减。
“你是什么人啊?带我去什么地方?”见少年不说话,又问,“喂,你怎么不说话,是聋子还是哑巴啊?”
少年终于有了反应:“都不是。”
“好吧。还真是惜字如金啊,长得这么俊,应该也不是坏人,算了,真是的…”杨雨霏小声地嘟囔,“对了,你总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我要跟你说话,总不能老是喂喂的吧。”
男孩脸上一丝无奈:“王霖昫。”
“就不能多说几句话吗?到底带我去哪里啊?大半夜的…”
王霖昫打断她:“别多问,到了就知道了。”
杨雨霏叹了口气:“你要带我离开多久,明天爹娘不见了我,会担心的。”
“一辈子。”王霖昫叹了口气。
“什么?喂,那个王霖昫,我都不知道你是谁,我凭什么跟你走啊。对了,看你跑这么快,你是习武之人吧。”
王霖昫点点头,不说话,脸色冷峻,根本不像十四岁的人,眼中的冷静和忧郁都使他身上散发出一种成熟的气质。
这时,王霖昫的脸上突然落下豆大的汗滴,面容也痛苦地扭曲起来,杨雨霏害怕道:“霖…霖昫哥哥,你怎么了,没事吧?我自己能走的,你放我下来好了。”
王霖昫摇摇头,紧咬牙关道:“我没事,快到了。”
杨雨霏点点头,想着自己的心事,不说话了。
王霖昫抱着她上了一座山,进了座类似庄园的建筑,停在一栋小木屋前,向里喊道:“师哥,你要的。”
“什么呀,你都不知道我是谁,怎么就是什么你师哥要的了?”
“杨雨霏。”王霖昫淡淡的说。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里是哪里啊?”
王霖昫不答话,用下巴指了指牌匾,见杨雨霏仍一脸疑惑,摇头道:“你不识字?”
“嗯。”杨雨霏低头小声道。
“梅剑派。”王霖昫刚说完,面部突然又扭曲了起来,浑身颤抖着,双眼痛苦地盯着杨雨霏。
“你怎么了?该不会是生病了吧,大冬天的,晚上就别到外面跑。”杨雨霏嘟囔着。
“小姑娘心肠倒好。”屋中走出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子,扔了一袋红褐色的东西给王霖昫,王霖昫接过喝下,转身进了房间,男子笑着对杨雨霏说,“我师弟性格冷僻,不爱说话,你别见怪,我叫冷萧,是梅剑派的掌门人,你是杨雨霏吧。”
“嗯,把我带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杨雨霏吃了一惊,没想到掌门人竟这么年轻。
“收徒,我要你做我的徒弟。”冷萧仿佛看出了杨雨霏的心思,说,“师傅叫王云鹤,是本派的创始人,我是师傅的大弟子,师父英年早逝,我就是掌门人了。我师弟,王霖昫,是师傅和师娘梅苓的儿子,对了,师娘还在世,那天有空带你去拜见她。”
“哦。”杨雨霏竟丝毫不怕,“霖昫哥哥,还是叫师叔,他,没事吧。”
冷萧神色一正:“没事的,废话少说,先拜师吧。”
“对了师父,我不见了,爹娘会担心的,让我回去和他们说一声吧。”
“不用了,我们早就和你爹娘说过了,你安心练功,等武功大成了,自然可以下山了。”冷萧看着眼前的女孩,颇为无语。
“好吧,那怎么拜师呢?”杨雨霏那时当真天真,对世事人心之险恶可怕也毫无认识,才接触了没一会儿就完全信任了冷萧。
“我们也不搞那些麻烦的过程了,你已经叫了我师父,从此你就是我的徒弟了,你是我收的第一个徒弟,以后我和师弟还会收很多徒弟,他们就是…”
“诶,这个我知道,是师弟师妹。”杨雨霏冻得通红的小脸因兴奋泛出红晕,也能隐隐看出以后一定是个美人,“对了师父,什么时候才算大成啊?”
冷萧深吸一口气,道:“我半年前就已经大成了。”
“哇,师父你好厉害啊!”杨雨霏一脸崇拜,“对了,师父多大了?”
“刚过十七。”冷萧笑着说,“现在也不早了,你赶紧去休息吧,房间早已帮你准备好了。”
“谢谢师父。”看着冷萧真诚的笑容,杨雨霏心里暖暖的,点了点头,慢吞吞地说,“师父,还有一个问题,我,我…”
杨雨霏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冷萧笑道:“没关系的,你说吧。”
“我不识字。”杨雨霏小脸涨得通红,好不容易挤出了四个字。
“没关系。”冷萧一脸阳光,丝毫不以为意,“我教你。”

评论
热度(2)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