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梅剑乱舞为卿狂】二 医道

第二章 医道
这一切的一切,看似普通的巧合,背后都有着微妙的联系,仿佛是冥冥中注定的,让人欲罢不能…
——题记
在宁山上的日子过得格外快,转眼间,杨雨霏已经成年,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梅剑派的功法大概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入门期,大约需要五年,修习梅剑派普通功法,待到内力逐渐增加,操纵自如时,便可选择入阳门或阴门,顾名思义,便是修习纯阳功法或纯阴功法。冷萧天赋迥异,十一岁开始修炼,提前两年,在十四岁时入了阳门,杨雨霏也听从他的话,入了阳门,只是她天资没有师父那么出色,甚至可以说是平平,快十七岁才勉强入了阳门,不过勤能补拙,她修炼勤奋刻苦,倒也弥补了先天的不足,已是梅剑派第二代中的佼佼者。
第二个阶段,是提升期,修习阳门或阴门功法的同时,学习医术或剑术,为将来入医道或剑道打下基础。提升期长短不定,要看修习者对医术或剑术的领悟能力,冷萧入的是剑道,花了两年多的时间,他说杨雨霏一个姑娘家,还是入医道的好,便给了杨雨霏许多医书让她读。
最后一个阶段,是大成期,此时内功已经大成,再练习梅剑派的密门招法,才能事半功倍。
在山上的八年里,杨雨霏和师兄弟们都相处得很好,却很少见到王霖昫,他平日里都闭门不出,饮食起居都由林尧照顾,偶尔见到了,也不和杨雨霏打招呼,就那么,一次又一次地擦肩而过。
从师父口中,杨雨霏知道了,王霖昫师叔究竟发生过什么。就在杨雨霏上山前不久,王霖昫刚刚入阴门,内力还不是很稳定时,受了重伤,虽然经母亲梅苓的全力救治,保住了性命,却留下了内伤,稍用内力就会发作,需饮热血方能压制住内伤。自那以后,他本就冷僻的性格更加极端,常是几天都不发一言,就那么呆呆地坐着。
杨雨霏才明白了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师父扔给他的,原来是一袋血,而自己却丝毫帮助不了他,只能看他那么痛苦…她内心五味杂陈,令她奇怪的是,师父说这事时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内疚…
直到某日,杨雨霏正巧在王霖昫屋门口经过,紧闭的房门中突然传出师傅的声音:“师弟,我对不住你。”
好奇心促使她在屋门口停下了脚步,屏息听着屋内的动静。
王霖昫清冷的声音带着平静:“我不怪你,因祸得福。”
“师弟,虽说你不能用内力,自创了许多以灵巧见长的招式,可毕竟,当初是我怕麻烦,在你受伤后还是坚持入了剑道,不然,会让你受这八年苦吗…幸好师娘指定了杨雨霏让她入阳门医道为你疗伤,不然…我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没事。”王霖昫的话一如既往的少。
杨雨霏在外面紧紧捂住了嘴,才避免自己出声,原来,原来自己能帮师叔,也只有自己能帮师叔…怪不得师父在自己识字后就给自己那么多医书让自己背…她心情激荡,迈步走开时,不小心发出了声音,她忙停住,大气也不敢出。
“杨雨霏,进来。”王霖昫准确地叫住了她。
“师父,师叔。”杨雨霏见已被发现,便不再躲躲藏藏,大方地推门走了进去。
王霖昫见她进来,仍是面无表情,杨雨霏误以为他生气了,张张嘴正准备道歉,王霖昫却开口说话了:“无妨,总要知道。”
冷萧接过他的话:“这件事你越早知道越好,既然都听见了,我也不多说了,希望你愿意帮助师弟。”
杨雨霏听了,一个劲儿地点头。
冷萧一笑,脸上露出稍稍欣慰的神色,接着道:“你在山上也呆了八年了,该让你下山见见世面了,虽然你还没入医道,不过这几年的医书也不是白看的,该去实践实践了。也许在江湖中闯荡闯荡能使你对医道的领悟更上一层楼…”
杨雨霏仅有几分明白,心里却十万个不愿离开师父,张嘴欲说什么,却听见王霖昫道:“不急。”
“师弟…”冷萧有些疑惑,对王霖昫解释着,“以雨霏的武功,自保以没有问题,只要不树敌,定不会有危险,虽说此举有些冒险,但的确是最快的方法,你最近几次发作越来越猛,我怕…”
“不。”王霖昫直接打断了冷萧,张口欲言,却似没准备好说辞,一时屋里安静得尴尬。
“师叔,不必担心我,我不会出事的!”杨雨霏听师父一说,当下不再犹豫,她也明白凭自己的资质,若在这宁山上太平地呆着,光读医术想入医道真是难上加难。
“师兄,我想让雨霏将我一身本领也学去,再下山,方可安心。”
王霖昫难得一次说这么长一串话,等了半天却见冷萧仍是一脸踌躇,又道:“一月即可。”
“让我学师叔的本领?”杨雨霏瞪大了眼睛,瞅着冷萧,“师父,这样可以吗?”
“这样本是最好,但师弟会不会太累了些?”
“不。”
“那好吧,师弟注意身体,雨霏自明日起便到师弟这里来,可好?”
杨雨霏自没什么意见,听从师父的话,每日一早便去王霖昫那里习武。
王霖昫的路子以灵巧渐长,教授杨雨霏的,多是些不需内力的技巧,可往往一个时辰下来,杨雨霏还不觉得吃力,王霖昫已是额头见汗,却咬牙坚持,杨雨霏每劝他休息,他都不理,只是一言不发地演示,一言不发地纠正杨雨霏的错误。
一月下来,杨雨霏觉得收获了不少,可具体是什么自己也说不上来,冷萧却告诉她可以下山了。
“医者,需怀一颗善良的心,医道,即济世之道,对任何人,都是如此…”那是冷萧最后同她说的话,临别那天清晨,只有冷萧一人前来送行,未见王霖昫,杨雨霏心中不知为何竟是空落落地,只得暗道,师叔等我回来。
下山后,杨雨霏先去了趟自己家,却只见到一座空屋,想来是三哥带着双亲搬了家,不免有些遗憾。
这一年多来,她牢牢记着师父临别时的嘱咐,救死扶伤无数,因为她的装束和助人之后默默离去,从不留名,得了个“白衣妙手”的外号。
马车突然停了,也打断了杨雨霏的思绪,林尧已经跳下了车,向山谷中奔去,杨雨霏则紧紧跟在他的后面。
映入眼帘的,是一副如修罗场般的惨烈景象。自己的师傅和金苓派掌门鹿冉旬正缠斗在一起。两派弟子分为两堆,彼此提防着,各自死的死,伤的伤。鲜血几乎要把山谷都染红…
“师父!”林尧向王霖昫直直奔去,只见他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嘴角淌着鲜血,身体微微颤抖着,牙关紧紧咬着下唇,脸上已没有一丝血色,几乎晕死过去。
“师叔…”杨雨霏内心一阵绞疼,一手扶住他,一手抵着他的后心送入纯阳内力。
“雨霏…别费力,没用…”王霖昫稍稍清醒了一些,挣扎着想脱开杨雨霏的手掌,“去…帮他们…”
杨雨霏自然知道王霖昫指的是那些别的受伤的弟子,可她也知道,王霖昫现在的状况若不及时救治,便要有生命危险。她看了一眼师傅和鹿冉旬,便知师傅并没有用全力,甚至有些相让,而鹿冉旬已经拼劲全力,出手净是杀招,却被师傅一一躲过,就知师傅并没有危险,可以说是胜券在握,便专心看护王霖昫。
“林师弟,你去帮他们,我在这里照顾师叔。”杨雨霏对林尧道。
“好。”林尧点头离开了。
杨雨霏的内力源源不断的送入,却见王霖昫没有丝毫的好转,脸上痛苦之色不减,知道自己的内力起不到任何帮助,见王霖昫生命垂危,只能暗恨自己为何还没能入医道,急得不知所措,几乎要哭了出来。
“我没事…”王霖昫见杨雨霏着急,嘴角费力地挤出一丝安慰,却更让杨雨霏心痛。
“师叔…我,我…”杨雨霏正要说什么,见到地上已经凝结的血液,却突然有了办法,“霖昫哥哥,你有救了!”
她说着,卷起衣袖,用指甲运上内力在小臂上一划,满是泪痕的脸上有了笑容,丝毫没注意到自己一激动竟用起了初见时的称呼而乱了辈份。
“别…”王霖昫想要阻止,却眼睁睁地看着杨雨霏手臂上的血珠成串地落到地上。
“来,师叔。”杨雨霏顾不得抹去眼泪,将手臂凑到他嘴边,“快…”
“不行…”王霖昫无力地说,随即闭上了嘴,头也歪到了一边。
杨雨霏显然没料到王霖昫如此倔强,着急地说:“师叔,算我求你了,你快喝吧,梅剑派还需要你,我们还需要你,你不能这样…”
几乎强硬地扳开他紧咬的牙关,让鲜红的血滴入他的嘴,杨雨霏的努力终于换来了王霖昫的退让:“好吧…就这一次…”
“好,就这一次。”为了让王霖昫放心,杨雨霏直点头。
王霖昫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喉结上下滚动,费力地吞咽着。
过了不久,王霖昫终于渐渐缓了过来,正准备挣脱杨雨霏时,冷萧突然回头向王霖昫和杨雨霏那边看了一眼,神色顿时大变,抵挡鹿冉旬剑招的动作缓了一缓,手中的剑也一松。
鹿冉旬抓住机会,手中剑招一变,顺势插入了冷萧右边的胸膛,从他的背后透了出来。
“师兄!”
“师父!”

评论(2)
热度(1)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