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梅剑乱舞为卿狂】三

这个号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开个小号囤文吧😔以后都发在小号那里了OTZ

江山如画:

第三章 毒针
当心中的天平慢慢倾斜,恨意盖过了理智,会发生什么难以挽回的事…
——题记
杨雨霏见王霖昫挣脱开她,又要冲上去和鹿冉旬拼命,死死地拉住他,不让他上前,安慰道:“师叔你在这里休息,让我去吧…放心…”
当杨雨霏胡乱扯下一段衣衫,将自己的手臂包扎好,冲到前面时,众弟子已经将冷萧抬下来,有的抽出兵器,团团围住了鹿冉旬。
“别…咳咳…我没事…别坏了规矩…咳咳…让…雨霏…一个人上…”冷萧费力地说完这句话,随着剧烈的咳嗽,嘴角涌出血沫…
杨雨霏知道那一剑刺穿了师父的肺叶,但依师父的修为大概还不会危及生命,伸手连点他胸口的穴位,血流顿止,将随身带的伤药交给一个师弟,让他帮着敷上,随即提剑攻向鹿冉旬。
“哼,野丫头。”鹿冉旬不屑地冷哼一声,随手挡下杨雨霏的剑招。
杨雨霏内力的劣势在这时显现了出来,鹿冉旬轻易便荡开了她的剑,她胸前门户大开,不得不回剑后撤以求自保,根本无暇进攻。
杨雨霏恨他下手之重,却敌不过他的剑招,知道再拖下去只怕自己也要伤在他的剑下,心里倒是渐渐冷静下来,先以王霖昫教她的技法避其锋芒,又使自己全身上下不留破绽,渐渐地竟也不落下风,察觉到师叔的武功似乎和梅剑派的剑法呼应,又暗暗相合,原先那些剑招的微小漏洞,都有技法去弥补,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此时却来不及去细想,见鹿冉旬越打越急躁,忽然心生一计,有意买了个破绽,鹿冉旬果然上当,向前踏了一步,抖出一团剑花。看着鹿冉旬的剑搭上自己的剑,杨雨霏假装脚下不稳,向后退了几步,手一松,剑也掉在地上。
“师姐!”
“雨霏!”
四周响起好几声喊声,其中王霖昫的声音格外突出。
鹿冉旬剑招已老,却不愿放弃这大好机会,仍勉力提剑上前,力图将杨雨霏毙于剑下,剑招却已不成章法。杨雨霏嘴角突然扬起一丝笑意,手腕向上一翻,一捧银针撒出,将鹿冉旬罩住。
鹿冉旬暗叫一声糟糕,想往回撤却止不住前冲之势,剑光已护不住全身,闪着幽蓝色光芒的细针竟中了大半,将鹿冉旬扎成了一只刺猬。拼着送出一剑,想和杨雨霏两败俱伤,手脚却不自觉地软了下来,在剑尖触到她衣衫时已无力再向前半寸。
“哈哈,你应该四肢逐渐麻木了,对吧?”杨雨霏看着冲到自己面前的瞬间轰然倒下的鹿冉旬,对他说,“有的药,用的好可以成为救命的良药,或者是,致命的毒药…哈哈哈,我不会让你轻易就死掉的,得慢慢折磨你…放心,你不会失去意识的,你能感觉到你的身体渐渐不属于你…”
鹿冉旬心中恼怒,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舌头已经没法动弹,只能睁着怒目瞪着杨雨霏,却发现眼前渐渐模糊,心中直着急,却发现连眨一下眼睛都困难…
“师傅!”金苓派许多弟子冲上来,将鹿冉旬抬走,一名弟子脱众而出,拔剑指着杨雨霏,“快交出解药!”
这人甚是年轻,二十出头的年纪,却显得老成稳重,其它弟子明显也听从他的话,退到了一边。
“有本事就来拿吧。”杨雨霏愣了一下,觉得眼前之人有些眼熟,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只道是在山下遇到过,随即回过神来,嫣然一笑,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拿在手里晃了一晃,趁着对面之人的注意力在瓷瓶上之际,向上一抛,身形立动,向前连刺三剑,伸手接住瓷瓶,放入怀中。谁料其实那人一直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快她一步,闪过三剑,绕到了她的背后,剑尖抵着她的后心,冷声道:“把解药拿出来,别耍花招。”
“你杀了我吧。”杨雨霏淡淡道,“然后搜我的身,不就好了?”
“别废话。”男子眼神冰冷,手上使力,将剑尖刺入几分,“把剑放下。”
杨雨霏不答话,后背的血顺着衣衫淌下,引来梅剑派众弟子的惊呼:“师姐!”
“雨霏…”冷萧在场边挣扎着说,“我们…认输…”
“师父…”杨雨霏回头,显然有些迟疑,见冷萧着急地盯着自己,怕他伤势加重,点点头道,“好。”
“解药。”男子显然没有放她走的意思。
杨雨霏从怀中掏出那个瓷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向后随意一抛。
男子只得收剑后撤,接住瓷瓶,一抱拳:“多谢了。”随即回到金苓派众弟子中,领着他们走了。
杨雨霏摇摇头,嘴角挂上一丝冷笑,也跟着大家走了。
回到梅剑派的山庄时,天色已经暗了,冷萧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杨雨霏则在他身旁忙来忙后,解开他的衣衫,看着那触目惊心,被血染得鲜红的绷带,内心一阵撕裂般的痛,她知道师傅是那时回头,误以为王霖昫情急之下咬伤自己,才分神以致受伤,其实是自己的责任,可那时自己也的确找不到别的办法救他…
“没事的,我不怪你,如果是我,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也会像你那么做。”冷萧见杨雨霏出神,竟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声音虽轻却带着安抚的力量。
“师傅,我真没用,要是,我早些入医道就好了…”杨雨霏回过神来,嘴上说着,手上却不停,换下冷萧的绷带,看到他上下起伏的胸膛和结实的胸肌,一时不禁心神起伏,一颗心砰砰直跳,呼吸也急促起来。
“雨霏,你累了吗?”冷萧察觉到她的异样,柔声说,“你先去休息吧,我没什么事。”
“啊,没有,没有。”杨雨霏被他一说,脸羞得通红,心里暗骂自己:他可是你师傅,你在想些什么呢,快专心帮师傅换药。
“对不起。”她将伤药抹在他的伤口上,均匀涂开,看着他隐忍的表情,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疼就说出来吧。”
“没事。”冷萧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下次别再用那种歹毒的暗器了,好吗?”
“师傅,他伤你伤得那么重,我,我自然想给你报仇了。”杨雨霏皱眉道,“师傅,为什么要认输呀,害的我还得把解药给他们。就算我死了,能为你报仇,我也甘心啊。”
“雨霏,说的什么傻话。”冷萧似乎有些愠怒,“你要是死了,师弟怎么办?”
“本派又不止我一个人走的阳门,让他们入医道嘛…”杨雨霏也意识到自己之前说的欠妥,兀自不服。
冷萧摇头道,似乎想岔开话题,“答应我,以后不许做这样的事了。”
杨雨霏点点头,不说话。
“答应我。”冷萧声音渐渐低沉下去。
“好,我答应你。”杨雨霏看着他坚定的眼神,认真地点了点头。
“雨霏。”见杨雨霏又低头为自己绑起绷带,冷萧轻唤道,“你给他们的解药是真的吗?”
“为什么问这个?”杨雨霏不解地问,“他们是敌人啊…”
“不许伤害金苓派任何一人的性命。”冷萧道,“师娘的命令。回答我。”
“当然是真的,不过…”杨雨霏随口说,随即意识到了什么,忙住了口。
“不过什么?”冷萧看她的目光渐渐锐利起来。
“没什么,解药是真的,我发誓。”杨雨霏回避着他的目光,装做轻松,笑着说,双手却有些不稳。
相处九年,冷萧从杨雨霏随意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句话中就能猜出她在想什么,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不过什么?”
“诶呀,没什么…”杨雨霏摇摇头道,想抽出自己的手,“师傅松开啦,不然我还怎么…啊…”
“不过什么?”冷萧手上用力,打断了她的话,一字一顿地问。
“师傅,疼…松开啦,我说就是了。”杨雨霏没想到师父伤重还有这么大的力,看见他苍白的脸微微涨红,生怕加重他的内伤,忙说。
“嗯。”冷萧明显松了一口气,手也无力地垂了下去。
“我说了,师父你可别生气,也别激动啊。”杨雨霏小心地说,见冷萧点头,小声道,“就算有解药,不配上我的独门按摩手法,也是白搭。”

评论
热度(2)
  1. 景弋江山如画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号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开个小号囤文吧😔以后都发在小号那里了OTZ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