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梅剑乱舞为卿狂】六

江山如画:

第六章 养女
宽恕的源头是什么,这世上是否真的有,化不开的恩怨…
——题记
男子疑惑的点头:“白姑娘,怎么了?”
“三哥,我是雨霏啊,我是你的小霏霏啊…”杨雨霏不顾形象地搂住杨光。
“雨霏?”杨光摇摇头,推开她,“你不是雨霏…”
杨雨霏激动地直接撕下了自己的人皮面积,却忽视了一个问题:她这张脸,不仅是杨光的小妹杨雨霏,更是金苓派的大仇人,而且在杨光眼里,第二个身份明显更容易想到,而且会是他第一个想到的。
杨光看到她的一瞬间,几乎条件反射般地拔剑向前刺去,毫不设防的杨雨霏眼睁睁地看着杨光的剑尖刺入自己的腹部几寸,又猛地抽出来,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三哥…”她低低的唤了声,便朝后倒了下去,却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最后映入眼帘的,是鹿冉旬的面庞。
“小妹…小妹你醒醒,我,我不是故意的…”杨光一声一声的呼喊换回了她的意识,艰难地睁开眼睛,入眼的是杨光焦急的脸。
“三哥,我没事了…这不是你的错…”杨雨霏费力道,“这九年,我好想你…”
回应她的是一个结实的拥抱:“对不起。”
松开三哥杨光,杨雨霏正疑惑他为何会在金苓派,却突然发现自己腹部的伤口不知何时已经包扎好了,不知用了什么药,甚至不再流血,也不怎么疼了。
“不是就姑娘一个人医术好哟。”旁边突然传来鹿冉旬的声音。
杨雨霏不禁吓了一跳,警惕地看着他,毕竟自己还不清楚他的态度。她却意外地在鹿冉旬的眼里读出了笑意,双手一摊,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毕竟,你也救了我的命,我这个人,记恩不记仇。”鹿冉旬依旧那样笑着,就像她没暴露身份时和她聊天时一样,“虽然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要来救我?不是说好要慢慢折磨我吗?”
鹿冉旬将杨雨霏那时的语调模仿得极像,说得杨雨霏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记得师傅的嘱咐,不说出真实缘由:“我…我心软了…”
“哈哈,没想到呀,看起来这么心狠手辣一个美女也会心软。”鹿冉旬拖着腮看着她,眼神中竟带上了丝挑逗的意味。
杨雨霏此时也没了脾气,甚至忘记了她曾经对眼前男子的恨:“早知你这么贫嘴,就不救你了。”
“啧啧啧,早知姑娘如此铁石心肠,在下也不该救姑娘。”
“等等,你救的我?”杨雨霏突然意识到什么,从床上跳下来,紧张地问。
“不然呢?”鹿冉旬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姑娘,你怎能如此无情无义?”
杨雨霏将目光投向杨光求证。杨光正听着自己的小妹和师父相谈甚欢自己却如同一个外人般插不上话,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我不会丝毫医术。”
“你…”杨雨霏气得几乎指着鹿冉旬大骂起来,“你们这么大一个金苓派,就没有一个会医的女弟子吗?”
“姑娘息怒。”鹿冉旬还是不温不火地笑,“你觉得,我们派的弟子见到你,是想给你一剑呢,还是想救活你?更何况,这事我不想让第四个人知道,于你不好,于我也无利。”
杨雨霏气刚消了些,却又被鹿冉旬一句话点了起来:“而且我发誓,我什么也没看到。”
她几乎已经气得不知怎么说话了,突然想起了杨光,干脆不理鹿冉旬,转头问杨光:“三哥,你怎么会在这里,爹娘又在哪里?”
“说来话长…”杨光叹了口气,“你最好做好准备。”
“怎么了,爹娘,他们已经…”杨雨霏不敢问下去。
“不,他们很好,我要说的,是你。你,不是爹娘亲生的,你是他们的养女。”杨光尽量平静地述说,可杨雨霏还是惊愕地不能自已,可以明显看出养女两字仿佛在她胸口重重敲了一锤,“你失踪后,爹娘就告诉我了。是有个女人在咱家借宿,结果生下了你,她说孩子是她和仇家的私生子,哀求爹娘收下,爹娘就同意了,那女人还说,十年后,她会来带你走,她说,可以去咱家旁边的山头找你,我就执意要来找你,爹娘好像说去城里二哥家住。后来,就上了行山,却一直没见到你,只有专心练功,谁知,当年我竟上错了山头…”
“三哥…”杨雨霏皱眉,脑中乱乱地一片,却不能把发生的这一切串起来,“我要回去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永远是我三哥。”
“慢走不送了…”鹿冉旬笑道,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把面具带好,我可不想你还没走出门就被我的弟子们分尸了…”
“多谢关心…希望我们下次见面时,气氛能友好些。”杨雨霏回头,“或是再也不见。”
“你若反应不那么激烈,本来是很友好的。”鹿冉旬笑笑,目送她消失在走道尽头,低声道,随后关上了门,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该选择一边了…杨光,你是我一手教出来的,我们名为师徒,却亲如兄弟,我能尊重你的选择。”
“师父,我不明白。”杨光皱眉,“我们两派之间的仇恨,真就深到化不开了吗?看方才你对雨霏的态度,并不是…”
“这不一样,对个人和对一个门派。坐在这里和我聊天时,她的身份是我爱徒的小妹,在战场上向我洒出毒针时,她就是那个梅剑派弟子,我的敌人。更何况,我不能杀了一个刚刚救了我的人,不是吗?”鹿冉旬此时的笑褪去了痞气,而蒙上了一层肃杀之意,“下次相遇,我不会再心软了…”
“师父,我选不出…”
“我知道这很难,你可以考虑到我和她下次相遇的时候。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鹿冉旬坐在床上,手中抚玩着杨雨霏遗留下来的小瓷瓶,心中回忆着四天来的点点滴滴,眼神变了又变。
杨雨霏,那个姑娘,鹿冉旬眉头深深地皱起,和她说话时,自己可以暂时地忘记身上的担子,为师父复仇,作为一派掌门,管理好金苓派…自己可以敞开心扉的去笑…那个年轻姑娘的一言一行,似乎都有着温暖人心的力量,也许是医者特有的…脑中又闪过她将毒针抛向自己时仇恨的眼神,似乎,完全是两个人…可是,她是梅剑派的人,是我的敌人,对她心软,只会令金苓派难堪,令师父在天之灵难以合眼!鹿冉旬下了决心般地,手中狠狠一捏,瓷瓶应声而碎,里面剩余的粉末也穿过他的指缝,落在地上,似乎又有些不舍,想捧住,却无情地滑落,只剩下双手,被碎瓷片扎得鲜血淋漓…
他同时明白,作为敌人,杨雨霏是多么可怕的对手,与她交手的画面不断地在脑海中显现,思绪也渐渐飘乎了起来。一开始她似乎有些慌乱,内力也不强,不知是可以隐藏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杨雨霏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回了宁山,在师父门前拼命敲门,却始终无人答应,随后得知自己下山那天师父随后也走了。
“诶呀,他受那么重的伤,怎么就一个人走了。”杨雨霏急得直跺脚。
“师姐,我们拦不住啊,师父说,他没事…”
“那师叔呢?”杨雨霏似乎隐隐有些担心。
“师姐你没碰到她吗?师父走了不久,他也走了,说是下山找你…”
“糟了!”杨雨霏知道自己上行山一事师叔并不知情,忙问师叔唯一的弟子林尧,“林师弟,师叔有没有说他去哪儿?”
“师父说有事想告诉你,好像是去…你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林尧话音刚落,杨雨霏就冲了出去。
“师姐,你去哪儿?”
“去找他!”杨雨霏远远地传来一句,便没了影。

评论
热度(1)
  1. 景弋江山如画 转载了此文字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