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梅剑乱舞为卿狂】七

江山如画:

第七章 秘密
还隐藏着的,是什么秘密,会带来,怎样的劫难?
——题记
此时,千里之外,冷萧刚刚赶到师娘隐居的山中。
“说吧…”妇人已经年近半百,可肌肤如雪,仍保持着当年的绝世风华,正是冷萧的师娘,王霖昫的母亲,梅苓,她正低头捣着药,头也不抬地说。
“什…什么?”冷萧在师娘面前仿佛还是那个十几岁的孩童。
“你可不会为了养伤就不远千里跑到我这里来,肯定有别的事。”梅苓微微一笑,看着冷萧,“你可是我一手带大的,我了解你。”
“师娘。”冷萧突然直直地跪了下来,“徒儿不孝,喜欢上了自己的弟子,杨雨霏。”
“噢。”梅苓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那就大胆去爱吧。”
“师娘…”冷萧没想到师娘竟会支持,愣了一下,“可是我毕竟是她的师父…”
“那有怎样?那么在意那些世俗的目光吗?”梅苓细眉一挑。
“不。”冷萧摇摇头,“我怕她不接受。”
梅苓微笑道:“看来是时候告诉你我和你师父的事了,还有,梅剑、金苓两派之间的恩怨。”
冷萧点点头,认真听着。
“那时你师傅王云鹤和金苓派的创始人陆振鹰还是我的师侄,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可后来他们却都疯狂地爱上了我,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僵,再后来我师傅发现了这一切,不由分说便将我们三个逐出了门墙…他们大吵一架,便分道扬镳,分别创立了梅剑派和金苓派…”说到这里,梅苓像是怀念着什么似的,露出向往的眼神,“那时真是年少无畏,我们的年纪只怕比你现在还要小吧…”
“后来你选择了师傅…”冷萧接口道,“然后生了师弟…”
梅苓闻言愣了一下,神色随即恢复了正常:“没错,但是在他十岁那年,也就是你十三岁时,两人不幸又相遇了,那时我不在场,自然无法阻止,因为武功不相上下,最后他们同归于尽了…这事你应该有印象。这就是我为何不让你伤金苓派之人的原因,我觉得,我对不起振鹰…”
“之前为什么瞒着我?”冷萧皱眉。
“我怕你不接受…”梅苓叹了口气,“我不想毁了你心中师父的形象。”
“嗯。”冷萧点点头,见师娘眼里闪着泪花,想岔开话题,“师娘,如果师弟也喜欢雨霏…”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梅苓激动地打断了:“不可能,不可以!”
“我是说如果,那师娘会支持谁?”冷萧笑笑,不依不饶地问。
“当然是你了…”梅苓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装作轻松地答。
“为什么?我对不起师弟那么多,这种事再和他抢,我会觉得过意不去…”
“你年纪比他大,得赶紧娶个好姑娘…”梅苓温柔地笑着,可冷萧总觉得不太对劲,却不再多问了。
宁山脚下,大雨倾盆。
泥泞的小道上,一人在夜色中奔跑,正是杨雨霏。
长时间的奔跑让杨雨霏气喘吁吁,腿也无力地软了下来,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停…
第一次相见的地方…
自己的家…
自己要去那里找师叔…
一定要,找到他…
身上的衣服早已淋得湿透,身体冷得不住地发抖,雨水顺着发丝肆意流淌在苍白的脸上,可这些都阻止不了她前进的脚步…
终于看到了那熟悉的栅栏…杨雨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却没注意脚下,狠狠地摔了一跤。幸亏她反应迅速,可还是摔了一身的泥。
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心道这个样子可没法去见师叔,径直走进了东边隔壁的院子。杨雨霏知道,这家自从那个老太太死后就再也无人居住,自己只能暂时进去歇歇了…
换了一身衣服,随意的洗了把脸,便扒着窗户望着自家的情形。不出意外地,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坐在桌边,似乎正趴着休息,然而油灯衬出的他微微颤抖后背和肩膀却让杨雨霏如此心痛,她几乎就要冲进去喊一声:“师叔!”
然而她忍住了,她清楚师叔要强的性子,他肯定不希望那个样子被自己看到,自己若是贸然地闯进去,说不定会给他带来更大的伤害。
几乎以最快的速度易容好,杨雨霏穿上邻家不合身的衣裳,装扮成一个村姑的模样,走到自己家门前,紧张地抬起手,又放下,任雨水夹着泪水淌在自己脸上,隔着人皮面具几乎感觉不到…终是下了决心,重重地叩响了柴门。
“谁?”屋内穿出一个沙哑的声音,但还能依稀辨出是王霖昫。
杨雨霏深吸一口气,将嗓音放粗:“俺是隔壁二妞!”
“进来吧。”王霖昫的声音明显带上了一丝失望。
杨雨霏推开柴门,大步走了进去,喋喋不休地说了起来:“俺就住在隔壁,平时奶奶叫我二妞,俺爹娘死的早,奶奶前年也死了,俺也不知道俺到底叫啥,你要是乐意,就叫俺二妞吧。”
王霖昫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说:“二妞。”
“这位大哥。”杨雨霏看着王霖昫通红的双眼,明显几夜未眠,不禁心痛,却不能表现出来,还得装得极不文雅,“你,你叫啥名字?”
“王霖昫。”他一如既往地话少。
“霖昫大哥…俺这样叫你行吧?你识得以前住这里的这户人家吗?俺家东面老张头精神不好,俺不敢和他说话,从前这儿住的那对儿兄妹和俺玩得可好了,可是好多年前他们一家都搬走咧…前年俺奶死了,都没人和俺说话…”
杨雨霏走到王霖昫身边大大咧咧地坐下,却闻得他一身酒味,又看到角落里七歪八斜的酒坛子,心中不禁一惊,她知道师叔从前是滴酒不沾的。
看到王霖昫身上颤抖得厉害,杨雨霏突然担心了起来,手指触上他的额头:“霖昫大哥,你冷吗?该不是病了吧,俺来扶你,去俺家休息休息吧。”
“不…”王霖昫费力地想挣脱她,“我…等人。”
“那你就在这儿躺一会嘛…”杨雨霏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吹灭了油灯,“你都发烧了,走。”
此时杨雨霏已经确定,师叔并不是内伤发作,只是发了烧,王霖昫此时身子虚弱无力,一丝真气也发不出来,只能由杨雨霏驾着,向里屋走去。
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杨雨霏在拖着他,杨雨霏费力地把他搁在自己以前睡过的床上。说实话,她此举是存着些私心的,只希望师叔能接触些自己过去生活的痕迹。
“多谢。”王霖昫无力地说,随后很快便沉沉睡去了。
杨雨霏在他身边静立良久,摇摇头,打消了将自己真实身份告诉她的念头,走了出去。
王霖昫再醒来时,天色依旧阴沉沉的,似乎夜色还未全部散去。头仍隐隐作痛,昨夜,似乎有个叫二妞的姑娘来过?王霖昫淡淡地想。
杨雨霏正在灶前忙碌着,王霖昫轻声地下了床,靠在门边看着杨雨霏的身影,没有惊动她。这个姑娘,忙了一夜吗?那个背影,好熟悉…
“休息吧。”几乎是脱口而出。
那张不一样的脸转过来,咧嘴一笑:“俺不困,俺给你熬药呢,奶奶教俺的,不知有没有用。这天还没亮,你咋就醒了?”
杨雨霏熟练地端起土锅,滤出刚熬好的药渣,拿个大碗盛出:“霖昫大哥,先喝药吧,趁热喝…”
看着王霖昫眉头都不皱一下地喝下,杨雨霏满意地笑笑:“你先去睡吧,早上我叫你。”
看着眼前姑娘的笑,王霖昫有了一瞬间的失神:“雨霏,我睡不着。”

评论
热度(2)
  1. 景弋江山如画 转载了此文字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