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梅剑乱舞为卿狂】八

江山如画:

第八章 疗伤
这世上,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不过需要一丝勇气去实现罢了…或许还要,一丝坦白…
——题记
杨雨霏吃惊的表情定格在了脸上,她勉强平定下心神,思索着自己何处露出了破绽:“你说什么?”
“抱歉。”王霖昫摇摇头,转身关上了门。
回到房中,王霖昫再也未能入睡,在草席上辗转反侧,心里满满盛的都是杨雨霏的面庞,再也无法筑起心中的坚固的防线,将自己和世界孤立开来。任自己渐渐沉沦,他决心今天就离开,那么想见到雨霏,甚至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同样关心自己的姑娘…
他摇摇头,推开门,又看见那个忙碌的身影,几乎被灶前的白雾淹没。
“二妞。”王霖昫对着那个若隐若现的身影说,声音难得地带上了一丝歉意。
“霖昫大哥,你咋又醒了?”杨雨霏转身,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面具下的汗水早已浸湿了面庞,湿湿的闷着难受,却不能把面具揭下,“粥马上就好了,你等等啊…”
“我要走了。”王霖昫打断了杨雨霏喋喋不休。
“诶,等等啊!”杨雨霏见王霖昫径直往门外走去,有些急了,“好歹吃完了早饭再走啊,而且的的烧退了吗?这雨小点了,可还没停…”
杨雨霏大胆地上前,拉着王霖昫的手臂往回拽,见他没有反抗,手背靠上他的额头,欣喜地发现凉了不少,几乎和常人无异了。
“吃完早饭再走,好吗?”杨雨霏换上了恳求的语气。
王霖昫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在桌边坐下来。
“霖昫大哥,我不想让你走,是因为好久没人和我说话了,就是想找个人陪我…或者听我说说话…”杨雨霏知道指望王霖昫说多余的话不太可能,特意将“陪我说话”改成了“听我说话”。
“对不起,我要找人,很急。”王霖昫摇摇头,随后闷头吃起了饭。
“找谁呀?莫不是霖昫大哥的娘子?”杨雨霏坏笑着,大概知道王霖昫是想找自己,突然想逗逗王霖昫,却没意识到无意中又乱了辈分。
“不是。”王霖昫摇头,眼神中似乎透出浓的化不开的悲伤。
“那是…”杨雨霏不依不饶地问着。
“我喜欢的姑娘。”王霖昫摇摇头,声音渐渐沉了下去。
“啥?”杨雨霏显然震惊得很,好不容易才说出一个字。
“她不知道…”王霖昫继续说着,自言自语般将自己的心事告诉这个萍水相逢的姑娘,“我不知该不该告诉她,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我怕她不接受…”
杨雨霏依旧震惊着,一是因为师叔竟然喜欢自己,二是师叔竟然会说这么多话!心中却有些欣喜,有些期待。
“这世上,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不过需要一丝勇气去实现罢了…”杨雨霏随口就把内心的话说了出来,看见王霖昫疑惑的目光,补了一句,“我奶奶说的。”
“我该走了。”王霖昫似乎后悔说了那么多,起身便走。
杨雨霏见他态度突变,心中虽然奇怪,但知道他就算走了也找不到自己,飞快地跑出门,张开双臂站在院中:“怎么说走就走了,不是说好吃完饭的吗?”
“对不起。”王霖昫轻轻说了声,随即出手攻向杨雨霏。
杨雨霏没料到他会突然出手,猝不及防间已经被王霖昫打中,才发现他出手极轻,轻松地被护体真气拦下。
王霖昫狐疑地看着杨雨霏,似乎惊讶于她的毫发无伤。
“霖昫大哥,你这是干嘛?打得俺好疼。”杨雨霏还不想暴露身份,故意揉着刚才被他打到的地方,“你要走就是了,俺不拦你,你也别打俺。”
“姑娘究竟是何身份?”王霖昫先前只当她是个寻常农家姑娘,却没料到她竟身怀武功。
“俺是二妞呀…霖昫大哥你咋啦?”杨雨霏知道只怕骗不过王霖昫,仍装作可怜兮兮地说。
王霖昫不再说话,又向杨雨霏发招。开始杨雨霏只是躲闪,在院中跑东跑西,口中大叫着:“讨厌啦,霖昫大哥欺负我,我要回家去啦。”随着王霖昫的招式越来越凌厉,渐渐不只是梅剑派和以前教过杨雨霏的招式,似乎还有些她从未见过的招数,杨雨霏不得不回招自保,格下他的一招又一招。
王霖昫见她似乎没有敌意,也看不出她的来历,决心不再与她纠缠,谨慎地停下攻势,在院门口站定:“恕不奉陪。”
杨雨霏适才为了不暴露,硬生生地挨了王霖昫好几下,见王霖昫打算走,却不知如何挽留,也不知如何开口说出自己的身份,正看着王霖昫转身欲走,却又转回身来,脸上表情变了又变,扶着门框慢慢在地上盘腿坐下,身体却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雨水顺着发丝趟在他憔悴消瘦的脸上。
杨雨霏这才想起每次王霖昫运用内力稍多隐藏的内伤都会发作,先前的打斗耗去了他许多内力,以致内伤再次发作。急忙跑到他身边想扶他进屋,却被他甩开,冷冷道:“我不要你帮我!”
“师叔!”杨雨霏此时也顾不得什么隐藏身份,急得直跺脚,一把扯下面具,声音也恢复如初,“我就是雨霏!”
王霖昫脸上看不出情绪,任杨雨霏紧紧抱住他冰凉的身体,费力地拖入屋内。
“雨霏…”王霖昫艰难地说,声音里,带着不容抗拒的坚定,“我不要你的血…”
“不用我的血。”杨雨霏笑着,将他抱到床上,心中回想了一遍牢牢记在心中的疗伤步骤,不去理会心中那些杂念,深吸一口气,开始为王霖昫脱衣服。
“你…干什么?”王霖昫苍白脸上升起一抹红色,试图挣脱杨雨霏。
“师叔。”杨雨霏轻轻凑到他的耳边,“我入医道了。”
“哦。”王霖昫点点头,看着杨雨霏宽衣解带,直到两人以最原始的状态面对面坐着。
“准备好了吗?”杨雨霏看着王霖昫隐忍着痛苦的样子,心中一分也不愿耽搁,“可能会很难受,可以告诉我,不要自己一个人忍着,好吗?”
好久都没听到王霖昫的回答,杨雨霏疑惑地抬头:“师叔?”
“嗯。”王霖昫听到杨雨霏的呼唤,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点点头。
杨雨霏坐到他的身后,双臂环着王霖昫的腰,身体紧紧地贴着他,内力如潮水般涌入…
王霖昫只觉得杨雨霏火热的内力不停地冲刷着自己全身的筋脉,时而又如坠冰窖般寒冷,强忍着冷热交替的痛苦,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他身后的杨雨霏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可以感受到他的颤抖和肌肤的冰凉,将头侧过去,也贴在他背上,听着他的心跳,才能让她感到微微安心。
“难受吗?”杨雨霏打破了沉默,也为了收回自己的思绪。
“没事。”王霖昫摇摇头,身体几乎习惯了痛苦的感觉,有些麻木。
“嗯…”杨雨霏的手臂又紧了紧,伸手抓住他的手,抚摸着王霖昫细长的手指和分明的骨节,“再忍忍就好了…”
刚入医道的她此时也十分疲倦,内力已经消耗得不剩多少,她知道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成败在此一举,不再言语,收拢心神。
而王霖昫正经受着冰火两重天的考验和折磨,他感受到了杨雨霏伸来的手,下意识地紧紧抓住,不愿放开…
屋子里静得只剩两人沉重的呼吸声…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杨雨霏突然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方才内力的消耗不亚于一场恶斗。王霖昫默默松开了杨雨霏的手,一言不发地穿好衣衫,在床沿坐下,最后背对着杨雨霏轻轻地说了句:“谢谢你。”
“没事。”此时杨雨霏也穿戴完毕,闻言微微一笑,坐到王霖昫身旁,试探地将手搭在他肩上,“怎么样了?”
王霖昫扭头,察觉到了什么:“你的手…”
“没事。”杨雨霏的表情突然有些不自然,迅速地抽回来。
“让我看。”王霖昫眉头深深皱起,紧紧盯着杨雨霏。
杨雨霏终是敌不过他的目光,慢慢伸出手,只见她雪白的手掌上五个青紫的手指印清晰可见,口中还说着:“真的没什么啦…”
“对不起。”王霖昫说,心里想着这样用力掐得得有多疼。
“都说了不疼了!”杨雨霏娇声道,心中却思索着要多痛才会掐得如此用力,想岔开话题,“师叔,我们来讨论下先前你对我说的话吧…”

评论
热度(2)
  1. 景弋江山如画 转载了此文字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