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梅剑乱舞为卿狂】九

最后一篇存文…开学了大概更得会很慢初三党见谅

江山如画:

第九章 表白
幸福来得太快,让人猝不及防…
——题记
王霖昫似乎没想到杨雨霏竟会主动说起这个,似乎有些尴尬,轻轻道:“我不知道…”
“我只想问,你是真心的吗?”杨雨霏打断了他,直截了当地问。
“是。”王霖昫似乎有些犹豫。
“能不能,再对我说一遍?”杨雨霏看着他,嘴角含笑,“我想听你对我说。”
“你能接受吗?我们的身份。”王霖昫开口问。
“我可以…”杨雨霏坚定道。
她的坚决似乎传递到了王霖昫的身上,他不再犹豫,直视杨雨霏的目光:“雨霏,我喜欢你。”
杨雨霏没有答话,那瞬间,看着王霖昫英俊的面庞,竟出现了短暂的失神。她曾那么多次想像过,当他真的面对自己时,反而不敢相信。甚至不敢喘息,只怕这是个易碎的梦,就如那晚…
等了许久没有听见杨雨霏的回应,见她愣愣地看着自己,王霖昫竟轻轻勾起了嘴角:“雨霏,我爱你。”
“你笑起来,真好看…”杨雨霏竟将自己心中所想脱口说了出来,“要是能多笑笑就好了…”
听她这么说,王霖昫再也按捺不住,一把将杨雨霏扯到自己怀中,低头吻上她的秀发,紧紧搂住她柔若无骨的身躯,似是不愿再失去…
杨雨霏顺势抬头,樱桃小嘴衔住他锋利的薄唇,双手环上他的背,王霖昫的身躯并不壮实,甚至有些瘦弱,但还是让杨雨霏为之心醉…
不知过了多久,王霖昫突然松开了杨雨霏,方才绵长的吻似乎耗去了他所有的体力,有些疲倦地看着杨雨霏:“雨霏,我们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王霖昫突然抛出的话令杨雨霏颇有些愤怒,“就因为你是我师叔?我不管,就算你是我师祖,我师祖的师祖,也不能影响我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了,谁也拦不了,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谁也不能分开我们!”
王霖昫显然没想到杨雨霏反应这么强烈,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打在窗纸上,奏出一段忧伤的曲调。
“霖昫,你爱我吗?”杨雨霏站起来,逼视着王霖昫。
“爱。”王霖昫没有丝毫犹豫,脱口而出。
“我也爱你!这不就够了,管他什么辈分!”杨雨霏见王霖昫的眼中有愧疚的神色,语气转柔,“你愿意娶我吗?”
“愿意。”
“我等你娶我,我杨雨霏,已经是你的人了,谁也改变不了…”杨雨霏复又在王霖昫身边坐下,轻轻牵起他的手,“你大伤方愈,要多休息,把身体养好…”
王霖昫静静听着杨雨霏的嘱咐,微笑着点头,泪却偷偷流下…
“怎么了?”杨雨霏第一次见以前无论多么痛都默默忍着的他流泪,心中有些害怕。
王霖昫摇摇头:“你待我真好。”
“天色不早了,我去生火做饭。”杨雨霏笑笑,刚欲起身,却被王霖昫拉住。
“我帮你。”他平淡的语气中却听得出浓浓的关切。
“这…好吧。”杨雨霏一怔,接着明白王霖昫想和自己一起生活,就如同,真正的夫妻一般。
梅苓那边,冷萧的伤势经过一番奔波又加重了不少,幸亏梅苓精通医术,才没出什么差池,而冷萧在梅苓的命令下,只得卧床静养。
“萧儿啊,这几天,师娘要上山采药,就由兰心怡来照顾你…”梅苓领着一位妙龄少女走进屋子,“心怡是我收留的孩子,在这世上无依无靠,这几年我也教她了些医术武功,算我的徒弟了,你得听她的话,就像听我的话一样…”
“好。”冷萧心中苦笑,暗想自己竟要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女孩照顾,还要听她的话,可不敢拂逆师娘,只得答应下来,等到师娘走后再做打算。
梅苓见他答应,微笑着点点头,走出了屋子。
得到师娘的允许,冷萧几乎迫不及待地想要插翅飞回宁山,告诉杨雨霏他的心思,心中也被杨雨霏占满,甚至已经想像起他们的未来,却不知道事情早已不是他渴望的那样,也无法如他所愿了…
“冷大哥,这几天便由心怡来照顾你了,若有何不妥,还请多多担待…”兰心怡的声音糯糯的,温文尔雅的话语带上了一丝甜意,却没有杨雨霏那般活泼热情。
“那你先忙你的去吧…”冷萧点点头,想把兰心怡打发走。
“抱歉,师傅让我不得跨出这屋子。”兰心怡对冷萧一笑,仍是站在原地,看着冷萧。
冷萧叹口气,闭上了眼睛,不理会兰心怡了,心中盘算着等伤好些了,便趁兰心怡夜里不注意,便溜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再睁开眼时,兰心怡却仍站在原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从未移动过。
“你不累吗?”冷萧心道这是个执着的孩子,关心道。
“不累,谢谢冷大哥关心。”兰心怡依旧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坐吧。”冷萧回以微笑。
“多谢了。”兰心怡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随后又站起,拿起桌上的药膏盒,走到冷萧旁边,“我真是糊涂了,该换药了…”
“我自己来吧…”冷萧伸手拿过兰心怡手中的药盒,缓缓坐起,“你回避一下。”
兰心怡却摇摇头,向他伸出手,一动不动地望着她。
冷萧无奈,将药盒递还给她,动手解开上衣,任兰心怡松开纱布,将药膏抹在伤处周围。
她的手很软,用力也很轻,几乎没有弄痛冷萧,但冷萧很不适应她的沉默,气氛有些压抑,更让他想念杨雨霏的活泼开朗…
“好了。”兰心怡轻轻吐了口气,高兴地说。
“谢谢你,心怡。”
“冷大哥言重了,这是心怡应该做的。”兰心怡轻轻笑着,恢复了沉默。
就这样过了几天,梅苓一直没回来,平时无事时,兰心怡喜欢一动不动地看着冷萧,长时间地一言不发,而冷萧则闭目养神。
这天夜里,冷萧醒来,见兰心怡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心中大喜,轻轻翻下床榻,走到门边,感受着从门缝中透进的月光和自由的气息,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回头望了一眼兰心怡,见她睡得极熟,小心地推开门,正要走出,手臂却被抓住了。

评论
热度(1)
  1. 景弋江山如画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一篇存文…开学了大概更得会很慢初三党见谅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