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韩叶】上车与买票

谢谢大大OvO一本满足😊

齐泱:

· @月华如水似秋霜 幸运点文,请接好!


·其实我不会写韩叶的呢……另,如果CP掐了,妹子们请愉快地跳过此篇~


· @Abracadabra 妹子给黑白无常梗的时候这篇已经写完了,所以黑白无常下一次写~


 


  金色的阳光普照四野,哥特式教堂高耸的尖顶直刺碧蓝苍穹。教堂雪白的墙壁柔柔地泛着朦胧的光,和着教堂中传出的风琴声一道闪射出治愈的光芒。教堂外,绿草坪绒软,一群鸽子正腆着肚子咕咕叫着,踱着步子。突然,鸽子扑啦啦飞起来,像是狂舞风中的白色茶花。


  韩文清穿着被熨烫得平整妥帖的笔挺西装站在教堂中,脸上难得地带着可以用“柔和”来形容的表情,嘴角甚至带着微笑,拉起身边人美丽的手。


  白发的牧师带着和蔼的笑,年轻的脸上透着神圣与严谨,鼻梁上架着的眼睛闪烁着算计的光:“上帝啊。愿这对戒指成为这对新人终身相爱,永结同心的信物。阿门。”


  阳光从教堂顶镶嵌的五彩玻璃中投下,在新娘的白纱上洒下一片斑斓的影。新娘的手在手套编织繁复的蕾丝下显得愈发纤细优美,白皙的皮肤在透入教堂的和暖阳光下,几乎盈盈地发着光。


  她似是赧然无端,微微侧开脸,含羞带怯地低着头,以致于韩文清看不清她的表情,只用一贯稳定而有力的手带着微不可察的细弱颤抖,将手中的银色指环套上了她的手指。


  那一刻,仿佛心中的铜墙铁壁也被人换作教堂穹顶镶嵌的五彩玻璃一般,阳光霎时灌入,整颗心脏都明亮而温暖。


  牧师微微笑着,眉目间俱是悲悯:“新郎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韩文清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他忐忑着,又带着分自己不愿承认的期待,慢慢地伸出手,将新娘覆盖着脸庞的轻薄白纱掀了起来——


  “操!”


  韩文清一头大汗,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做个春梦也就算了。


  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梦里的新娘居然他妈的是叶修啊!


  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宿醉之后的脑袋一阵阵将要裂开的疼。


  天未亮,但是已经睡不着了。


  干。


  于是睡不着的韩文清准备起床洗漱,黑着脸掀开了被子。


  掀开被子的那一瞬间,韩文清愣了。


  似乎在梦中感受到了一阵凉意,叶修光裸的身子蜷了蜷,咕哝了一句什么,便继续与周公相会去了,徒留在一旁凌乱无端的韩文清。


  韩文清彻底傻了。


  这是……叶修?


  可是为什么一个裸体叶修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被窝里啊!


  韩文清只觉得头更疼了。


  中国队获得了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而凯旋,国内荣耀圈与有荣焉。为此联盟特地置办了庆功宴,邀请了列位为国争光的选手,顺道也一并邀请了各个战队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韩文清自然也在其列。


  虽说职业选手不碰酒精,但是在中国队夺冠这等大好事之前,什么原则都不是原则。所以韩文清在张佳乐嬉皮笑脸的邀请和张新杰刻意的纵容之下,最终还是被灌了不知道多少酒进肚子。


  喝了几杯?三杯?四杯?五杯?半瓶?


  韩文清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只能看见,此时,叶修赤裸的身子因为离了被窝,蜷缩无用,已然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韩文清黑着脸,将被子给叶修轻轻盖上了。


  不对。


  韩文清突然反应过来了些什么,猛地又掀开被子——


  叶修赤裸的身上分明带着一身青紫,而腰上和大腿上那两个已经开始泛青的大手印,怎么看着怎么都像是自己留的!


  颤抖着伸手过去比对,在已经能感受到叶修身体发出的温热之时,韩文清绝望地闭上了眼。


  还真他妈是自己的……


  所以我这是把叶修……睡了?


  可是对着叶修那张欠操的脸自己是怎么硬起来的!


  韩文清默默给叶修盖上被子,转身捂住了脸。


  虽然他比较欠操可是自己也没想着要真操他啊……


  等人醒了这下该怎么解释?


  对不起我把你操了但是是你长得比较欠所以不能怪我?


  对不起我昨天喝了太多酒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别介意?


  怎么想着都和他偶尔瞥见的狗血电视剧里花心男角色滥交之后找借口的台词别无二致啊!


  从本质上来说,韩文清是一个传统、且责任心满满的男人。


  睡过了,就要负责,这个念头在他脑内根深蒂固。


  可是现在,他睡的对象似乎出现了一点偏差。


  是男人。


  是对手。


  更甚,是叶修。


  韩文清低头看了看熟睡的叶修安静的脸。


  叶修其实生得眉清目秀,闭着眼睛看起来也没有平时那样的嘲讽。他的眼睫毛很长,安静地伏在眼睑之上,随着呼吸轻轻地颤动着,一抖一抖,仿佛雨后的蝴蝶。


  韩文清听见了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操啊。


  他黑着脸,按了按跳了一早上没有歇息过的太阳穴。


  我认识他十二年,什么时候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怎么说呢?


  怦然心动。


  脑海中突然跳出来的词把韩文清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但他旋即释然了。


  是啊,从网游,到现实;从荣耀开服,到世界邀请赛,我认识他,都已经十二年了呢。


  车都上了,还怕补一张票吗?


  带着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温和的笑,韩文清只觉得叶修那张略有点浮肿的苍白的脸越看越顺眼。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叶修呻吟一声,眼珠动了动,闭着眼睛伸了个懒腰,将双眼开了一条缝。看到正坐在一边盯着他的韩文清,叶修露出个懒懒的笑来:“老韩,早上好啊。”不及韩文清回应,他又紧接着补上一句:“怎么笑得跟个傻逼似的。”


  韩文清额角青筋一跳,不过想到他之前下定的决心,他还是按捺住了怒火,以尽量温柔的声音开口:“叶修,我们交往吧。”


  “啥?”睡眼朦胧的叶修看起来已然不比熟睡时那般无害。他伸出微微有些凉的手,摸了摸韩文清的额头:“真傻啦?”


  不知为何,叶修的手明明是凉的,但被他摸过的地方却火烧火燎地烫了起来。韩文清扭过了头,语气中已然带了些不耐烦:“你就说答不答应。”


  “哦,好啊。”从窗帘缝隙中透过的阳光照射在叶修脸上,显得他平日里苍白的脸色好了许多。见他嘶嘶地倒吸着冷气想要从床上爬起来,韩文清连忙伸手扶了他一把。谁料叶修打蛇随棍上,顺势就赖在了韩文清怀里。


  韩文清心知是昨夜自己弄得太狠了,心下一片愧疚。但是肉贴肉地感受着窝在自己怀中那温暖的一团,还是不免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充满了胸臆,一片和暖明亮。


  “不过老韩,我能问你今天这抽的什么风吗?”叶修的声音听起来仍旧懒洋洋的,带着未完全清醒时的黏腻的鼻音。


  “以后我会注意的。”韩文清伸手环抱住叶修,“不会弄疼你了。”


  叶修愣了愣,旋即眯眼笑了起来:“是,你昨晚简直疯了一样。”


  韩文清闻言羞愧:“对不起。”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啦?”叶修将下巴垫上韩文清的肩窝,“不过你该怎么补偿我?嗯?”


  “额……”韩文清一时语塞,就听叶修趴在他肩上,靠在他耳畔带着笑意,小声开口:“想不出来的话,让我揍回来就可以了。”


  “揍……回来?”韩文清一愣。


  叶修夸张地按着肩膀扭了扭脖子:“昨天晚上你喝醉了,我送你回酒店啊,谁知道你路上吐了咱俩一身。我这不是给你脱了衣服洗澡吗,脱你衣服的时候你还没反应呢,谁知道你属猫的一样,给你洗澡的时候你就揍我!好好洗一个澡我挨了你多少下啊,你看我这一身乌青……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韩文清面色不改,心中却已然波浪滔天:“那你腰上腿上那两个手印呢?”


  “你还好意思说?”叶修浮夸地做出一副羞愤欲死伤心欲绝的样子,“好心好意给你洗澡你还揍我,我懒得伺候你啊,谁知道我刚要走你一手拉我腿一手掐我腰把我给拽回去继续揍啊!”


  “也就是说……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怎么没发生?你揍了我还想当没发生?”


  “那你怎么光着?”


  “废话了,给你洗澡不脱衣服?”


  “那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这房间就一张大床,我不睡床上睡地上?”


  “你怎么不回自己房间?”


  “谁知道就给你洗个澡都能被你揍一顿啊?洗完天都快亮了好吗!”


  “……”


  “老韩?”见韩文清黑着脸不说话,叶修也有点心虚,毕竟他的话将昨夜韩文清打他的力道放大了许多倍。但借着一身一碰就生淤青的皮肤,他还是挺直了腰板:“你刚才可跟我求交往啊,有这么揍自己在追的人的吗?你看我这一身乌青哟……哎呀可疼死我了。”


  “你已经答应我了。”韩文清突然古怪地笑了起来,旋即将怀中的叶修一下子压倒在了床上。


  “我操啊老韩你想干什么!”叶修一惊,旋即哎呦哎呦地乱叫一气:“哎呀我昨天一身伤痛得很啊痛啊痛啊!而且昨天那事儿可不怪我啊!你不能再……唔!”


  结束了一个浅浅的亲吻,韩文清很满意地看到失语的叶修,轻轻地咬了咬他温热的耳朵:


  “干你。”


  既然票都买了,那就顺手上个车吧。


 

评论
热度(230)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