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韩张】七夜谈-第五夜 The Fifth Night(试阅1)

全文会收录在freedom forest 社团出的全职本中,试阅会根据反响酌情放出ww
也请大家多多关注我们社团!
顺便请回复我QwQ

【高傲来自于血脉,

用金钱和宝石堆筑床铺。

嘿,别太小瞧我们!

昂起头颅喷吐炙热的龙息,

我将用烈焰把你烧成灰烬。】

 

 

 

【光明神之化身,

行走于苦难间的悲悯医者

以我的信仰起誓——

亮起希望的白光,

涤荡一切黑暗的灵魂!】

 

 

 

    情况有些不妙。

 

    年轻的牧师蹙了蹙笔挺坚毅的眉,再一次摊开了手中的地图。

 

    端正的字迹下一片死寂,和两侧的石壁映成了同种颜色。修长的手指抚过牛皮纸表面,纯净的魔力注入,亮起飘忽不定的白色光点。

 

    一阵热浪刮过,扬起的尘土模糊了原本干净清澈的镜片,同时带走了微弱的光。


    七日前为了躲避强盗的追杀而误入此山谷,地图就时不时地失去光芒,直到三日前,终是彻底失灵了。

 

    张新杰的指尖停留在地图左侧的某个位置,顿了许久后才将图收了起来。

 

    张新杰很清楚自己制作的地图不会轻易失灵,更何况这山谷处处透着诡异——越往里走温度越高,低矮的灌木茂密非常,却不见任何动物的踪迹,哪怕一只虫——他只怕已经进入了某个强大兽人的结界,才使得魔法地图失效,若是狐妖一类,或是空间属性的生物,自己现在看到的都可能是幻像,那估算出的位置,也不一定准确了。

 

    张新杰不是很喜欢现下这种不在自己掌控内、被迫直面未知的情况,但此时回头已是徒劳,虽然战斗能力不强,作为教会最优秀的牧师,他自信还能在大多数情况下自保。

 

    既然已无回头的余地,那⋯⋯

 

    无论龙潭虎穴,只有向前一闯了。

 

    青年推了推眼镜,镜片下透出冷静的目光,他毅然起身,一步一步,任斜阳在地上拖出了一条磐石般的身影。

 

    他始终望着前方。

 

 

 

   

    夕阳西下,一队旅人匆匆赶路,风尘仆仆。

 

    “爸爸。”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轻轻地唤,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安,翻过这座山我们就休息。”

 

    “好!”男孩听话地点点头,咬牙向前。

 

    同行一人看了眼男孩苍白的小脸,蹲下身子:“上来。我背你。”

 

    父亲有些担忧地望着年幼的儿子趴在一脸凶相的男人背上,气息奄奄地耷拉着脑袋。

这男人和他们同行已久,却因为他不苟言笑、骇人的长相和气质,无人敢与他搭讪自讨没趣,以致至今无人知道他是何来路,甚至姓甚名谁。

 

    他直觉这人魔力高强,眉目间隐隐透出霸道之气,只能祈祷他没有恶意。

 

    “爸爸,到了荣耀之城,那里一定很热闹吧!”

 

    “是啊,一定有很多和你一样光明魔法的使用者。”

 

    “要是能见到张新杰大人就好了,他可是教会最强的牧师,一定会接到邀请函的。”

 

    这一路上,大家都在讨论魔法大会的事,男人虽未曾搭话,可也明白那儿将高手云集,不禁生出一丝向往。

 

    周围有人发出一声嗤笑:“就你那水平,不过是最初级的咒语就累到虚脱,别想着什么张新杰了,安分一点吧。”

 

    “就是就是,有点自知之明,别拖我们后腿。”

 

    男人皱眉。

 

    背上的男孩名唤安文逸,虽不过是一名用着魔法商铺里最廉价的十字架的半吊子牧师,却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冷静与理智,方才他用全部魔力为大家施加了一个解除疲惫的法术,虽效果不强,但对时机的把握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完美,只是这些鼠目寸光的庸手不但不感谢,还对这个孩子冷嘲热讽。

 

    男人的脸迅速地阴沉下来,低低地从喉咙深处挤出两字:“闭嘴。”

 

    先前几人看了男人一眼,顿时感觉心头如被人重重击上一锤,骇然地将剩下的话语生生截断,咽回肚子。

 

    “谢谢叔叔。”男孩轻声说,声音仍冷静地听不出喜怒亦或是被侮辱的无奈与委屈。

 

    不知是谢自己为他解围或是其他,男人没答话,默默地向前,高昂着头颅,眼神炽热到明亮。

 

    沉默了许久,安文逸突然伏在男人耳边,小声问:“厉害叔叔会和我们一样去荣耀之城吗?”

 

    男人心中一动,抬头看了眼几乎全部沉下山头的红日:“也许。我到了,不与你们同行了,再会。”

 

    “谢谢叔叔,再见。”

 

    男孩转身,走出一段距离后回头,清脆的声音在山间回荡:“叔叔还没告诉我名字!”

 

    “韩文清——”

 

    男人低沉的声音伴着山风呼啸,如有龙啸,摄人心神。

 

    目送一队人消失在崎岖的山路,韩文清自足下升起一股烈焰将其裹挟其中,待跳跃的火苗被风吹散之时,原地,空无一人。

 

 

 

    张新杰是在午夜被炙热的气息灼醒的。

 

    刚睁眼他就反应过来自己已不在入睡的地方。入眼是一双碗口大的、金黄色的瞳孔,和向外冒着热气的、巨大的——龙吻。

 

    这龙通体赤金,一双肉翼带着威胁性地微微张着,身后金灿灿明晃晃的宝物金币在夜色中几乎晃得他睁不开眼。

 

    张新杰心中暗叫一声糟糕,此时自己怕是正身处巨龙的巢穴中。通过这龙的体型判断,这应是一头正值壮年的火属性巨龙。

 

    若是惹怒了这龙,自己能活着走出山谷的几率几乎为零。

 

    张新杰镇定心神,顶着金光望向巨龙:“在下张新杰,是教会的一名牧师⋯⋯”

 

    巨龙嘴一咧,似乎惊讶于眼前看似文弱的人类竟不惧自己的目光:“你来做什么?”

 

    巨龙阴沉的声音并没有使牧师失去冷静:“我逃避强盗的追杀,误入此谷,并无恶意。”

 

    巨龙心中惊讶更甚,自己一口气就能令这牧师灰飞烟灭,他却依旧如此从容淡定,不卑不亢。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仔细打量起眼前观察了一晚的人类:他身着传统的白色牧师袍,在袖口等处用银线绣着精致的花纹,胸前的十字架一眼便知不是凡品,银灰色的短发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年纪轻轻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模样,目光却如此老练成熟。

 

    真是个有趣的人类,巨龙如是想。

 

    “巨龙先生是否愿意同我搭档,同去荣耀之城参加全荣耀大陆魔法大赛?”

 

    “搭档?”巨龙自鼻孔发出一声冷笑,“你想与我签订契约吗,人类?”

 

    “无意冒犯,我们可以签订临时契约,您随时可以解除,绝对不会侵害到您的利益。”他将手放在胸口,以表诚心。

 

    “人类,你太弱小了,我绝不会接受如此耻辱。”

张新杰无奈,正欲告辞,巨龙忽然一甩脑袋,自口中喷出烈焰,直扑张新杰面门!

 

    没有任何犹豫,张新杰足尖一点,迅速向后掠去,抬手握住胸口逆光的十字星,凝练的白光流泻而出,在年轻的牧师前铸起坚实的壁垒。

 

    鲜艳的火红和纯净的洁白剧烈地碰撞,展出烟花似耀眼的光芒,绝美的光影变幻下,隐藏着最致命的危险。



TBC

评论(10)
热度(23)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