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韩张】七夜谈-第五夜 The Fifth Night(2)

思考了下……干脆全放出好了QwQ


下一秒,张新杰眼前场景一阵扭曲,待恢复,头顶已是明朗的一轮圆月。黑暗中只听得虫鸣鸟啼,一片平和生机。

张新杰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危险后提着十字架给自己吟唱了一个小回复术——方才他还是未能挡住巨龙的随意一击,在炙热的龙息抵达他胸口的瞬间,巨龙发动了结界内的传送阵,使他免于被烧成灰烬的下场——尽管巨龙并无伤他性命之意,不过给他个小小的教训,张新杰正面承受了气浪,还是受了不少的伤,胸口血气上涌。

他掏出地图,一点微光在夜里显得格外明显,稳定在一处动也不动。张新杰淡淡地勾了勾嘴角,原本坚毅的脸庞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神色,随手在地图上作下记号,本来也未抱什么期待,没能拉拢到这么一个强大的搭档有些遗憾,但教会方面那些血气方刚的少年人应该会喜欢这份礼物吧。

自己应该已经传送到了结界的边缘了,既然巨龙看上去没有恶意,那此时应该做的事再明确不过了,这么想着,张新杰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帐篷和睡袋,继续他被意外打断的——每日雷打不动分秒不差的——休息。



三日后,张新杰终于走出了这片山脉,向着宫廷方向进发。

再冒险深入,若寻不到搭档再折返回来,就要赶不上大赛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在各个主要城市都有传送阵相连的宫廷寻找合适的搭档吧。

未料随即就遇到了意外。

远远地他看见了浑身浴血的那人,沐着日光如战神般挥出一拳又一拳,虎虎生风。看招式,这是一名拳法家。

他身后护着一队紧张地不知如何是好的人,其中还有个小孩。

张新杰皱眉。

对手他识得,就是那日与他结下梁子的强盗,他们五人围攻着一人,此时倒是不分胜负,但时间长了,情况就难说了。

拳法家身上的血迹不知是自己的或是别人的,但他明显已战得眼红,浑身上下散发出浓烈的战意连见过大场面的张新杰都为之颤抖。

他的信仰让他无法这样眼睁睁的旁观。

先瞬发了一个圣治愈术施在那人身上,张新杰召出天使之翼,向战斗的方向飞去。

男人显然意识到了有人助阵,却没有回头,只是一招一式显得更加猛烈,带着一股如猛虎般、刚硬的冲劲。

那五人倒是注意到了张新杰,只是被拳法家缠住无法脱身。

韩文清有些惊讶。

他本以为那圣治愈术是安文逸那小孩儿发出的,但很快他意识到不是,且不说以安文逸的魔力能不能施放这么高级的技能,落在身上的光明魔法纯正悠长,其中带着的慈悲及精华的力量几乎使他精神一震,这施法者必在光明魔法上有极大的造诣——一名顶级的牧师。

此时不是分神的时候,拳法家眉目一凛,双臂一振,开了钢筋铁骨,紧接着双臂挥出,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和精纯的火属性魔法——好一个猛虎乱舞!

眼见血光飞溅,牧师却没有慌了手脚,他放的每一个魔法都恰到好处,拳法家更是如虎添翼,凭着一双拳头生生将五人击退,逃之夭夭。

狠狠望了一眼五人狼狈的背影,韩文清回头,笔直地向张新杰走去。

“在下张新杰,是教会的一名牧师。”说着,他稳稳地伸出了右手,望向比自己还高了半头,一身血气的韩文清。

“韩文清。”他用力握了一下,简洁直接。

“你是⋯⋯魔战士?”张新杰震撼于此人的强大,虽有意结识,经过巨龙的教训,他没有先提搭档的事,而是打算让对方对自己的水平有充足的认识。

“魔战士?算是吧。”韩文清挑眉,这么优秀的牧师他倒是第一次见到,这一战有牧师的配合战得酣畅淋漓,真不负先前听说的第一牧师之名。

“您真的是⋯⋯张新杰大人?”安文逸凑上来,饶是理智如他,此时见到偶像的激动也使他不知说些什么好。

“是。”张新杰点头,“你们往何处去?”

“荣耀之城。”

韩文清心中还有几分怒气未曾散去,若不是他前几日决定去荣耀之城而又加入了这些人的队伍,他们此时已是那帮亡命之徒的刀下冤魂,自己若不是顾及到这些人还需要保护,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令那些人死无葬身之地。

这么想着,他咬咬牙,用力一握拳,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滴下水来,谁知张新杰丝毫不惧还是一副平静的模样:“请允许我与你们同行。”



同行第三日晚,他们就遇上了麻烦。

三十几人气势汹汹地围住了他们的营地,叫嚣着张新杰出来受死,惊醒了全营地的人。
韩文清站出,向外一扫,看见白日里五人也在其中,心中了然。

张新杰跟着从帐篷钻出,眉心紧锁。休息又被打扰,这次看起来还是和更大的麻烦,人人都杀气腾腾,大有不死不休之势。

“你出来干什么?找死吗?”韩文清回头瞪他。

“此事是我的个人恩怨,与他们无关。”张新杰自顾自地说着,不知是对韩文清还是那帮强盗,“请不要误伤无辜。”

“呵⋯⋯”领头之人阴森一笑,提刀扑来,“就要你的命!”
张新杰动,韩文清却比他更快,已经拦住那人与他战在一起,其余人有的围过来,有的则扑向其余人所在的帐篷!

就在刀尖触到帐篷的刹那,那几人浑身仿佛失去了力气,就那样软软地跌了下来,瘫在地上,如一团没有生命的破布。

虽然张新杰不喜欢杀人,但当受到威胁时,他绝不会手软。

韩文清和那十多人纠缠着,已有人摆脱了他,目标明确——张新杰!

张新杰一点不慌,放了一个神圣之火阻住那人,开口:“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会毫无防备地出来送死吧?”

“呵⋯⋯”他优雅地扬手,面前那人就毫无准备地倒下,始终睁着他那再也无法闭上、带着怨毒和不可思议的眼睛。

领头一人见形式不妙,大吼一声:“撤!”

众山贼潮水一样退去了。

比起来时的气势汹汹,此时他们的背影显得落荒而狼狈。

韩文清双臂一挥,拳风刮得其中几人站立不稳,踉跄了一下又连滚带爬地向前。

“你的毒真好用。”张新杰环视着一地断刀残剑和尸体,淡淡地说,低垂的眸看不出情绪。

“要吓退他们,足够了。”韩文清接话,其实那毒他只有一瓶,若使完后那些人仍不放弃,他们只怕要交代在这儿了。

“张新杰大人,韩叔叔⋯⋯”一个稚嫩的声音出现在两人前方,“你们没事吧?”

张新杰点头,却见安文逸的目光瞬间变得惊恐。

一具尸体,动了。

“大人小心!”一边喊着,他把他所有能瞬发的攻击性和控制性技能都扔向张新杰身后。
韩文清瞬间扭头,就看见那人持着半截断刀,冲向张新杰后心!
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同时,韩文清扑向那人,抬手就是一记崩拳⋯⋯
晚了⋯⋯

安文逸的魔法没能阻上那人哪怕一瞬,带着壮士断腕的决心,他在将断刀狠狠插进张新杰右上背部一指长后被韩文清击飞,落在地上,终是死透了。

“张新杰!”韩文清转身接住张新杰软下去的身体,脸上难得地露出了焦急的神色,“你怎么样!”

“无⋯⋯妨⋯⋯咳咳⋯⋯”血沫随着他的咳嗽流出,在他苍白的嘴角留下一道鲜艳的痕迹,“只是⋯⋯咳⋯⋯伤了肺叶⋯⋯”

韩文清顿时放心,相处三日,张新杰这人他挺了解,他说没事,就是没事,可不是什么死鸭子嘴硬。

拔出断刀,张新杰吟唱,背后伤口处顿时覆盖上了一层柔和的白光,汩汩流出的鲜血渐渐止住,张新杰擦拭嘴角,示意韩文清将他放下。

韩文清点头,又给地上每人补了一拳,才放下心来。

此时安文逸见张新杰并无大碍,才回过神来,声音带上了一丝哭腔:“我以为⋯⋯我可以的⋯⋯”

先前别人的嘲笑,他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此时,他若是能阻止那人哪怕一秒,张新杰就不会受伤,深深的无力感笼罩在他心头,也许自己真的只适合当个普通人,安安分分地过日子。

其他人闻声而出,张新杰只是轻拍安文逸肩头:“没事了,都回去睡吧。”

安文逸低头,转身,一步一步,看起来瘦弱不堪的身躯消失在帐篷投下的阴影中。

“你也去休息吧,先前是我大意了。”

“他们不会再来?”

“来也不怕,有我在。”

望着韩文清眼中几欲喷出的怒火,张新杰突然轻轻笑了。

“谢谢。”

TBC

评论(4)
热度(13)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