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韩张】七夜谈-第五夜 The Fifth Night(3)

还有一更就结束…
依旧不知道啥时候出的本子



次日一早,张新杰向众人告别。

“我不愿连累你们受无妄之灾。”

韩文清突然出声:“我与你一起,你身上有伤,太危险了。”

张新杰一愣,随即答应,走到始终低着头的安文逸面前:“你对时机的把握很精准,加油。”

他惊讶地抬头,张新杰为人严谨,他从不会说违心之话。

“我小时候用的十字架。”张新杰郑重地交到安文逸手中,“送给你,不要使它蒙尘。”

自信突然又充满了安文逸的内心,他开心地笑了起来,那是真正属于七岁孩童的笑容。

一队人,渐渐地缩成了一团黑影⋯⋯

“去哪里?”

“山里。”韩文清往他们来时的方向遥遥一指。

“山里?”张新杰质疑,“那群山贼就在那里活动,岂不是容易遭到伏击?保险起见⋯⋯”

似乎感到自己被怀疑而有些不悦,韩文清打断道:“我对山里熟。”

“⋯⋯我建议向宫廷方向走。”张新杰补完了自己想说的话,却还是跟着韩文清,向着一望无边的山脉,迈开了脚步。

“果然来了。”两日后两人在崎岖的山间遇到敌人时,韩文清并没有太惊讶,只是冷笑连连,递给张新杰一块火红色的石头,“你到高处去藏好,等下如果支撑不住,向里注入魔力就可以传送到安全之处。”

“好。”张新杰也不推辞,收起红石就回身飞上一处崖壁,选了视野清晰之处隐藏好自己。

这次战斗比前两次都要激烈,张新杰给韩文清施放着魔法,已经额角微微见汗。先前受的伤还没好,如今施法已有些吃力。

更糟糕的是,有人摸到了他的藏身之处。张新杰不得不借助着地形优势和那人周旋,一边还要顾及着下方的战斗,顿时落了下风,伤口隐隐作痛,连喘息也不匀起来。
袋中的红石随着他的动作晃荡着,张新杰往下一望,韩文清完全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愈战愈勇。

以他迎难而上的性子,只怕不会因敌人的强大而逃离,那自己如何当逃兵?失了牧师,他的情况岂不是更加糟糕?

韩文清抬头,看见张新杰危险的处境,分神大吼:“你怎么还不走!”
与此同时,他的后背已挨了一刀。鲜血顿时涌出,随着他挥拳的动作泼洒开来,如落了一地纷纷血雨。

张新杰见状,毫不犹豫的放出一道圣治愈术,魔力被抽干令他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窒息的感觉让他没能注意到一人已欺上前来,一掌印上他前胸。

无法控制地喷出一口鲜血,张新杰向山崖下倒飞而下,在昏迷前,他最后的意识是一声带着愤怒和痛苦的“新杰!”和缠绕在韩文清身体上的,道道火焰。

双目赤红。

TBC

评论(4)
热度(11)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