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韩张】七夜谈-第五夜 The Fifth Night(4)

结束了
那些个猜老韩是龙的同学……恭喜你们😊
请多多关注我们Freedom Forest社团
关于本子的信息会在lof中放出的
也请支持我们目前正在通贩中的You're Everything

====================================


张新杰醒来只是差点以为先前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只有虚弱无力的身体和火辣辣地疼着的胸膛提醒着他。

入眼是一双碗口大的、金黄色的瞳孔,和向外冒着热气的、巨大的龙吻。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巨龙开口,语气比上次一人一龙的对话关切了许多。

“韩文清?”

“是我。”巨龙点头,在一阵红光中化作人形,紧锁的眉头使他的面貌更加可惧,“怎么发现的?”

“猜的。”张新杰勉力一笑,声音有些中气不足,“谢谢你救了我。我昏迷了多久?”

“一夜一天,现在已经日落了。”

张新杰点头,却不知说些什么,眼下这事完全不在他的准备范围内。

躺在巨龙的床榻上,看着巨龙给自己拿来一杯金黄色的黏液?

不是他所能想象到的事。
挣扎着坐起却被韩文清一把按在床上:“喝了。”

待那杯味道奇特的液体全顺从地倒进了肚子,韩文清表情才缓和了一些,耐着性子解释:“这是龙涎液,再重的伤,饮下后也能在七日后痊愈,还能破而后立,使身体达到最佳状态——你不是要参加什么魔法大赛?”

张新杰肃然,光听功效就知着龙涎有多宝贵,平日里教会就是一年也未必能得到一滴,而这龙⋯⋯

“谢谢,本人无以为报,若⋯⋯”

见张新杰有了些精神,韩文清再也控制不住怒意,凶凶地瞪他:“你干什么不先走?你差点就死了你知道吗?”

谁也不知道当韩文清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文弱的人类牧师白袍上一片血红时,从不知怕为何物的他第一次感到了恐慌,他不顾看在自己身上的刀光剑影,承受着重重伤害恢复成龙形向张新杰落崖之处飞扑而去。

短短一段距离,他却第一次恨自己的速度如此之慢,幸而他用身躯接住了他,但那一掌伤到了张新杰的心脉,当他看到这人毫无生气地静静躺在那里时,巨大的恐惧击中了他,他怕他再也睁不开眼睛,怕他无法再那样面色认真严肃地说出忤逆自己的话⋯⋯

“抱歉⋯⋯”最后一眼韩文清眼中的痛同样深深地烙在张新杰心里,但他不知如何解释。

无论他再严谨、再理智、再冷静,他总归还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台精准冰冷的机器。

在看到韩文清背上深深的伤口时,他没考虑自己的安危,没考虑剩余的魔力,他只是怕那一刀伤到了他的要害,看到鲜血如喷泉时,他毫不犹豫地发出了那个圣言治愈。

在那时,他考虑最多的不是自己,而是身边这个一往无前的伙伴的性命。

“算了。”看他露出这样无措的神色,韩文清也不忍再说些什么,自己不眠不休的坚持和龙语魔法换来这人安然,就已经够了,“你怎么惹上这帮亡命之徒?你看上去不像惹事生非的人。”

张新杰只有苦笑:“无意发现了他们的老巢,估计是想杀我灭口。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全杀了。”韩文清冷冷地答,只要他变回龙形,那些人哪里是他的对手?

随后就是长久的沉默,他们长时间的对视着,直到韩文清一颗经过长久磨砺的心活跃地律动起来。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对这人的心理算是什么,在他之前漫长的一生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类向张新杰这样令他着迷,他盯着他,觉得他深邃的双眼比世界上任何一颗宝石都要美丽,夜色般浓郁的黑色使他连心跳都不稳定起来。

气氛有些尴尬,张新杰轻咳一声:“你为什么⋯⋯”

似是看出了张新杰想问什么,韩文清突然爆出爽朗的笑:“不过是想试试我的人类肉体有多强罢了。”

“你已经很强了。”

“我要变得更强!”

看着韩文清坚定的目光,张新杰突然浅笑出声:“真好⋯⋯”

“新杰⋯⋯”韩文清走到他身边,突然握住了男人骨节分明的手,鬼使神差般地开口,“我想我喜欢你。”

张新杰的眼神闪烁了下,却没答话,而是掏出了怀表:“十点了。”

“和我交往。”

“先睡觉。”

说着,张新杰闭上了眼睛,任身边那人在夜明珠照耀下的脸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一夜无梦。

次日张新杰神清气爽地准时醒来时,舒展了下筋骨,扭头就看见韩文清在一旁练拳的身影。

他裸着上半身,浑身上下净是大大小小的疤痕,前天那一刀已经结了痂,如一条扭曲的虫附在他背上。在汗水的反光下肌肉显得更蓬勃有力,每拳挥出都带起一阵刚硬猛烈的风。

张新杰起身,一声不响地穿戴整齐后向那人走去:“早安。”

韩文清停下拳势,转身:“怎么样了?”

“恢复得很快,七天之内能出发。”

韩文清哭笑不得,他问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张新杰目光在韩文清的上半身上流转,心中却盘算着他事:“你要去荣耀之城?”

“可愿与我搭档参加全荣耀大陆魔法大赛?”

见韩文清不答,他补充:“只要签订临时契约就可以。”

“你会错意了。”韩文清被这人的性格弄得没了脾气,昨晚他和他表的白,他什么也没说就睡觉去了,今天早上又和他说这些!

“你和我交往,我和你签订契约。”

他向前一步,看着张新杰,目光炯炯。

对方沉吟了一下,抬头:“很公平。”

韩文清沉默。

他不明白明明是表白怎么在对方嘴里就成了一桩交易。

下一秒,一双手却搭上了他的后背。

就在他愣神之际,张新杰突然踮脚吻上了他的唇。

连韩文清都不知如何是好了,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两人能互相感受到对方有力的心跳。

他很快反应过来,有些不敢相信地搂住张新杰的背,反过来主动占领了那人的唇绊,霸道地厮磨着,直到张新杰喘息不匀。

正想说点什么,却见张新杰伸出两根手指搭在了手腕上,几秒后他抬头,认真道:“心率比平时水平高了50%,但不排除第一次接吻等客观原因,可以先交往试试看。”

韩文清失笑,一时间表情也柔和下来:“试试就试试。先签契约吧?”

眼前赤金色的巨龙口吐古老的龙语,四周各色宝石发出柔和的光。魔力注入,白色和红色渐渐混合出奇异的纹样,张新杰割破指尖,混合着龙血滴入其中。

“永生永世,不得背弃。”

共同完成了誓言的最后一句,两人颈间分别缓缓出现了一个复杂的图案,火热的红色线条缠绕着纯洁的白色,互相纠缠扭转,如树藤般生长成优美繁复的契约之印。

张新杰望向眼前又变回人形、一丝不挂的男人,有些不适应地触碰着颈间的皮肤。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和韩文清仿佛冥冥之中多了一丝联系,彼此之间更加心意相通。

比如他知道他的决心,他一定会挡在自己身前,为自己拦下所有威胁;而他也会靠在他背后,让纯净的白光准确的落在他身上,涤荡一切伤和痛⋯⋯

这互相信任互相关怀的感觉⋯⋯真令人感到幸福⋯⋯

年轻的牧师如是想,心率再一次上升了二十个百分点。



半月后。

荣耀之城下方。

“新杰。”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望着身边涌向荣耀之城各色各样的人和生物,巨龙形态下的韩文清唤背上的人,“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保护好你。”

牧师再一次整理着被风吹乱的头发,长袍随风如纯净的白蝴蝶般在身边翻飞着,闻言一笑:“无论如何,我也会做你背后最坚实的支持。”

“考虑得如何了?”

“什么?”

“和我交往啊,试得怎么样?”

牧师嘴角的笑容扩大,伸手紧紧环住了巨龙的脖颈。胸口袋中袋中烫金的信封和他胸膛中那颗心一样温热。

片刻后张新杰开口,眼神明亮。

“永生永世⋯⋯”

韩文清接话,与恋人一起补完了下半句。

“⋯⋯不会背弃。”


END

评论(15)
热度(20)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