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14)

我已经沦落到要靠旧文混更了OTZ欢迎关注子博

景愫:

第十四章 蛟珠
舒雪灵以为,自己对萧云天的感情,远没到非他不可的程度。
她发现她错了,萧云天离开鹤隐山后,每夜梦中,她都看见那张熟悉的、称不上俊俏不过是五官端正、棱角分明的面孔,或冷漠或无奈,或怒或急,每每在夜色微凉中惊醒,泪如雨下。
她放不下,不似面上那般愤怒,而更多是悲凉,是三年情谊也无法信任,瞬间背叛的哀伤,是他一步一步远去的背影⋯⋯
她那么爱他。
他浑然不知。
她终是没忍住,将那日疯了似砸下的断剑在后山上升起炉火,融入自己的鲜血补好,只有连接处一道淡淡的血痕,仿佛祭奠他们的回忆,一点一滴,断断续续。
那是她心头血。
此时此刻,看着他痛苦决然的提剑,舒雪灵发现自己还是将爱想得太轻松,她无法承受失而复得,而后又要永远失去的痛苦。
她禁不住,在阴暗狭小的囚室里,放声嚎啕。
那悲切的几乎惊天动地的哭声使抱定死志的萧云天也愣了一愣,剑势一止,没有察觉胸口原先无穷无尽的痛楚一点一点地褪去。
剑血蓉望着舒雪灵,这样的她陌生极了。
原先爱说爱笑的姑娘脸上是绝望的灰色,嘴巴大大地张着,紧闭的双眼也止不住不断涌出、似乎永无止境的泪水,喉咙中发出不似人类的嘶哑悲鸣⋯⋯
舒雪灵此时却旁若无人,脑海中走马观花地闪过三年间的一幕一幕,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萧云天的?
是那次他以一敌三,剑光凌厉还冲她大喊快走?
还是那次火海中冷然说出大不了一起死却将她死死护住?
亦或是一次又一次他终于不再拒绝她的好意?
又可能是最初他们跪在一起,六手相握,许下永不背弃的誓言?
她正沉浸于回忆,却被剑血蓉一声厉喝惊醒。
“住手!”
剑血蓉的手死死地握在锋利的剑刃,不管是否被划的鲜血淋漓,不顾利刃刻入掌心及五指的痛,只是让那柄剑停在他胸膛前一寸处,难以再刺下一分一毫。
“郡主!你⋯⋯”
见那鲜血顺着剑身泉涌流下,萧云天眉头一锁,不禁撤了力道,怔怔地看着剑血蓉眼中的光芒。
“你说你是不是傻!”剑血蓉吼起来气势惊人,大有在寨中立规矩训话时的霸气,眼中却是掩不住的笑意,握着那幽亮的珠子塞在萧云天掌中,手指微颤。
“我⋯⋯”萧云天张了张嘴,忽然反应过来,就着被撕扯开的前襟低头望去——
那根触目惊心的红色血线不甘地扭曲着,缓缓隐入两侧衣袖。
剑血蓉见他愕然,干脆将他整块上衣撕下,也不顾包扎自己鲜血淋漓的手,注视着那血线沉声道:“你就那么想死?!”
“血梅蛊,无解⋯⋯怎么可能?”
剑血蓉要来舒雪灵那另一柄剑,手指抚着光滑圆润的珠子:“这可不是简单的夜明珠⋯⋯”
“东海有蛟,刨其腹,内丹可解草木至毒⋯⋯”
萧云天了然接话,闭目,内力在周身行了一圈,缓缓站起身来,还剑入鞘:“是我大意了。”
“大意⋯⋯”剑血蓉无奈地重复,“你总这样不在意自己。”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舒雪灵突然飞扑搂住萧云天,将尚带着泪痕的脸贴在他裸露的胸膛上,感受着内里纷乱的心音,轻轻呼出一口气,“别再离开我了⋯⋯”
“抱歉我无法作出这样的承诺。”萧云天闷闷的声音传来,犹豫着将手搭上舒雪灵微颤的后背,努力平静。
“你⋯⋯蠢木头你就不能哄哄人家,非要说实话!”舒雪灵怒,却改了称呼,狠狠仰头瞪着那人千年不变的面孔,气哼哼地扭头,俶尔眼神一亮,张开贝齿在那人乳珠上泄愤般狠狠一碾,听得头上传来一声吸气声,再看他疼得变了表情,终于得意地笑了起来。
剑血蓉在暗处看着,终于忍不出笑出了声,耳中却突然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不禁敛了笑颜,细听片刻后面容黑了下来:“别闹了,正主儿上场了。”
黑暗中她不复五年前的咬牙切齿,伸手在脸上一抹,鲜血沿着脸上最长的那条从右眉贯穿左颊的疤痕淋漓而下,混杂着杀意和冷然的恨,凝成如罗煞般最可惧的面容。

TBC

评论
热度(1)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我已经沦落到要靠旧文混更了OTZ欢迎关注子博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