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15)

虐一下

景愫:

第十五章 残忍
“素素⋯⋯”看到爱女的刹那,男人手中掌烛“咣”一声落下,豆般的亮点晃了一晃即熄灭,明灭之间趁得那脸更显阴森可惧,即使做足了心理建设,仍不免骇得后退数步,颤抖着伸出手指,“你⋯⋯是人是鬼?”
“莫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剑血蓉冷笑,身后舒雪灵跟着接话,“堂堂璟王,也信鬼神之说?”
被两个姑娘尖刻地挤兑,璟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终是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轻叹:“我究竟要怎样你才能相信我。”
剑血蓉却不接话,只回头吩咐:“雪灵,萧云天毒还未解透,贸然用功只怕会留下病根。”
萧云天正欲辩驳,剑血蓉又历声喝道:“莫要任性,你的命早已不是你一个人的了!”
萧云天一怔,接着手就被舒雪灵紧紧握住,低头犹豫片刻,终是拉着舒雪灵后退一步,将她护在了身后。
“你中毒了?”梅君可闻言眉头一皱,目光越过剑血蓉往向黑暗中看不清面容的男女,“怎么回事?”
“梅君可。”剑血蓉斜眼睨他,“一样的说辞,玩两次不嫌多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璟王的声音也渐渐拔高,见剑血蓉抱胸面无表情地看着,终是无奈地叹息一声,过了片刻他以低沉的声音道,“素素⋯⋯说到底⋯⋯我终是你父亲,无论你愿不愿承认,你也是我唯一的女儿呐⋯⋯我又怎会害你?”
“哦?”剑血蓉闻言挑眉,嘴角挂着笑,指尖轻搭在唇上,将其染成妖冶的红,“这么说来,我还要再听你解释一遍当年的事?还是你用同样的说法,解释现下萧云天怎会中了同样的血梅蛊?”
“当年那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太子密使,而是精于易容的太子本人。以太子的武功⋯⋯盗取一瓶血梅不是什么难事吧?”
剑血蓉蹙眉不语。
这的确像是那个心狠手辣的太子干得出的事。
可她没有勇气相信眼前的男人。
幼年丧母的她是在父亲抚养下长大的,对发妻的忠诚让他从未纳妾,而当她为他诞下唯一的女儿后撒手人寰,悲痛欲绝的璟王也未动过再娶的心思,对女儿更是百般宠溺。
那时她还能毫无阻碍地用糯软的音节唤出爹爹二字。
当年可爱的女儿成长为了身段优美、容貌清秀的少女,他却始终记得她幼年时随自己参加宴会时对着那高高在上锦衣华服的少年随口感叹“太子哥哥好帅啊”。
可他没注意到及笄的女儿开始日日梳妆打扮,没注意到女儿眼中如含了一汪春水,抬眉便有秋波暗递,他没注意到那个住入女孩儿情窦初开的心中的青年才俊。
当太子遣人求婚,他几乎想当然的以为女儿会满意这桩婚事,担心对方反悔一般毫不犹豫地答应,未和女儿商量一声。
这态度深深伤了当时梅素素的心,她与父亲激烈地争执,到最后吐露了谭似剑的名字,未经思索就撒出了不可挽回的谎言。可若第二日谭似剑没有暴毙府中,梅素素不会怀疑十五年来深爱着她的父亲,为了表明立场,罔顾她的幸福,将唯一的女儿牺牲。作为和先帝出生入死的当朝元老,他也的确无需这样表忠心。
摸到情郎冰凉的身体和胸口血线相接开出的凄美红花,她一颗不经世事的心瞬间被恨意充满,那时无力反抗的她只能用出逃来维护自己,保护自己的爱。
璟王没有看到女儿如一头受伤无助的小兽低低恸哭,没有看到她抹干了泪抬起头来时眼中的纯真再也不见,他以为自己的女儿能理解他原谅他,虽然愧疚,却没料到她对他的恨过了五年从未消退半分,反而被江湖磨砺得分外尖锐,伤人伤己。
那日他准备取消婚约销毁婚书,密使却已不知所踪,策马追出终没有结果,回到府中却错过了女儿的最后一面,以及最后解释清楚的机会,与女儿一同失踪的,还有侍卫之首,萧云天。
了解了一切的他从未放弃过找回女儿,太子方面得知消息却是勃然大怒,不久那白纸黑字,盖着璟王之押的婚书公之于众,朝廷上下哗然,璟王却极力维护着自己渺无音信,甚至不知是否还活在世上的女儿的名声,一力揽过了所有错误,自此,璟王原先牢不可破的八大王爷之首的位置岌岌可危。
这一切,剑血蓉都不知道。
而五年过去了,当初的风波和争议已平息许多,璟王却从未放弃过寻找,一有消息就独自一人上了山,却面对了容貌已毁,满眼恨意的女子。
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陌生的女儿,从内至外,以至刻在骨子里的恨,割得他无措,直至愧疚腌在了内心伤口,被悔恨淹没了喉咙,无从解释,残忍极了。
如她所言,她已经不是梅素素了。
她是剑血蓉。
残忍极了。


TBC

评论
热度(1)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虐一下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