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16)

再虐一下

景愫:

第十六章 父女
“素素⋯⋯”璟王见她蹙眉,轻唤,终是下了决心般开口,“信我这一次,为父替你复仇。”
“别那样叫我。”她看着他说,眼神踌躇阴郁,“你打算怎么办,若那人真是太子?”
“只要你愿意。”璟王认命般地自唇边逸出一声轻笑,“便是杀了他,负了这江山也无妨。”
“王爷,这话若是被外人听见,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的。”他痴痴地重复了遍,“我真不愿再做这王爷,还不如年轻时痛痛快快地战——”
他眼中迸出连自己也不曾注意到的炙热光芒,如有什么坚冰下蛰伏沉睡多年的野兽伸出利爪⋯⋯
“为了我负了这天下?”剑血蓉冷笑连连,“王爷莫要说笑了。”
“素素⋯⋯我是认真的⋯⋯这五年来我看到了很多,我累了,我对太子越来越失望,我看不清我守护了这么久的家国乃至我自己的未来,我想,为了你,我什么都肯做的。”
“我要你死。”她几乎毫不犹豫地答,“自己的仇,我自己会报,我不想去费心判断你的话孰真孰假,就算你想要这天下,也与我无关。”
她的身形如鬼魅般动了起来。
璟王不动,神色平静。
她的手已拂上了他的咽喉,只消稍稍使力就能折断他的脖子,送他和自己的爱人聚首。
璟王不动,神色依旧平静。
“杀了我吧。”他说。
“我不愿再面对你仇恨的眼神,我的女儿。”他低垂下头。
“我的愧疚会溺死我。”
“所以⋯⋯由你杀了我吧。”
漆黑的石牢内突然静了下来。
舒雪灵死死地拽住萧云天微微颤抖的手臂,双眼盯着黑暗中看不见神色的父女,尽力放轻了呼吸,生怕下一秒就是鲜血飞溅。
她看着璟王的眼睛,那么的熟悉——那是她无数次在剑血蓉眼中看见的神情——那么的激烈,如有火光跳动其中。
那瞬间她意识到,璟王可能和剑血蓉口中的那个人相差甚远。
看着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眼睛直让人分辨不出的男人,舒雪灵突然觉得,肯定有什么搞错了,他们间并没有化不开的深仇大恨,只是个误会给同样激烈爱恨的他们留下了难以跨越的沟壑。
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没有办法,就像拿剑血蓉没有办法一样,拿他们,只能无可奈何地等待着,焦灼揪心。
“没那么容易。”剑血蓉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收回了手,同样直挺挺地站着,“不会让你得逞的。”
她尖利的笑声久久回荡在阴冷石壁间,舒雪灵看见璟王的脸上露出了痛苦踯躅的神色。
过了很久,他下了决心般道:“那以鹤隐山大当家剑血蓉的角度想一想呢?你独自报仇的可能性有多大?若有我璟王府的帮助呢?剑血蓉⋯⋯别掺夹别的私情,思考下我的建议吧。”
于是,和之前一样痛苦踯躅的神色出现在了剑血蓉的脸上。
舒雪灵仿佛已感受到她灵魂里涌动着的爱与恨。
激烈得连她都要颤抖。
她十八岁前有多爱她父亲。
十八岁后就有多恨。
她的世界泾渭分明,黑是黑,白是白,爱是爱,恨是恨。
所以她对父亲的爱全数转为了恨。
她觉得自己看错了父亲。
可是五年后她发现,其实是她错了。
那陈年的爱与恨泛了上来,混杂在一起,搅得她不知所措痛苦不堪,一颗早已破碎不堪的心仿佛被什么残忍地撕扯成了一片一片,鲜血从伤疤下未曾痊愈的肉中,汩汩涌出。
舒雪灵突然觉得无能。
她们认识接近四年,她依旧不知如何帮助她,帮助她内心的困兽找到解脱的方法。
她的眼眶湿热了起来。
就在她心神震荡手微微松开之际——
萧云天突然向前跨了一步。
如一截宁折毋弯的木头。

TBC

评论
热度(2)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再虐一下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