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17)

木头耍帅

景愫:

第十七章 合作
舒雪灵心中大惊,正欲上前一步拉住他告诉他莫要冲动,却听得他毅然开口。
声音沉静如铁。
“鹤隐山二当家萧云天,接受璟王府的合作。”
只见萧云天双手稳稳地抱着拳,目光平视着璟王,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舒雪灵心下了然,不由得更佩服起萧云天,却见剑血蓉愕然地回头,眼底迷茫。
蓉姐姐,舒雪灵心中暗叹,既然你心中犹豫,就让我们替你做出最有利的决定吧。
“鹤隐山三当家舒雪灵,愿与璟王府合作。”
剑血蓉突然就那样满脸血痕地对两人笑了一笑,眼神复又明亮起来:“既然如此,我也无法推脱了,你说对吗,璟王大人?”
璟王张开双臂,似乎想拥抱住女儿,却最终无奈地落回身侧,带着不易察觉的疏离浅笑道:“如此甚好,这几日三位当家不妨就在璟王府住下,也便好好商议一番复仇大计。稍后会有下人来带领各位,请稍等片刻,本王,先行告退了。”
说着,他就转身离开,留下一个朦胧的背影,不知究竟是那个睥睨天下的王爷,还是先前绝望至深的父亲。
直到他的身影逐渐融化在甬道的黑暗中,剑血蓉才低低地叹息了一声:“如此,还要多谢璟王了⋯⋯”
五年前,她换了名字,决然断绝了和父亲的一切联系,可现在她不知该如何是好,面对着努力试图修复他们间的关系,甚至为了让她留下来而不惜一切代价的,眉目如此熟悉不过是鬓角黑发被岁月染白的男人,她犹豫了。
末了,她未能否认也未承认,不曾接受也不拒绝。
接下来在璟王府中的日日夜夜,对两人而言都是折磨,就这样熬着,看谁先受不住,便服输。
舒雪灵似乎感受到了剑血蓉的内心,却不知从何宽慰,只得别扭地扯开话题:“我差点忘了!天哥的毒还忘了问他是怎么回事!”
剑血蓉情绪低落,眉目始终敛在黑暗中沉沉开口:“不急,来日方长。”
舒雪灵欲再说些什么,却听得暗中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便收了言语,左手揽着萧云天,右手轻搭在剑柄上。
“三位贵客随我来。”
那人低头躬身,却仍掩不住身周肃然的杀气。
三人都知道,这是属于沙场的气质,眼前这人过的恐怕也是刀口舐血的日子,那鲜血磨砺出的肃杀之气是无法抹去的鲜明。
他只怕不是什么下人,而是璟王府侍卫中的精英。
“多谢。”剑血蓉沙哑着嗓子。
他抬头看清了眼前三人,却突然迸发出一股子惊讶与敌意:“萧云天!你怎么还活着!”
“呵⋯⋯”萧云天突然发出一声冰冷的笑,“好久不见,陈凌。”
只见那侍卫之首眼神阴戾地盯着萧云天赤裸的上身,几乎要在他胸口剜出个洞来,连嗓音也变得如领地遭到入侵的野兽般喑哑:“这不可能!我亲眼看见你中了血梅!你现下应该已经毒发而亡了!”
他算好了时辰,却没料到此时那人还好好地站着,甚至看不出一丝一毫中毒的神情。
“没错,你亲手下的血梅,你算好了量,可你不知道我还活着。”
萧云天周身也散发出属于杀手的冷意,他知道是陈凌送来的饭中动了手脚,他也知道第一次毒发之时陈凌来地牢中狠狠地睨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他更不屑于和他解释自己如何解了毒,如何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复又回来。
“哈哈哈哈⋯⋯”陈凌像疯了般狂笑起来,衣衫也随着笑声抖了起来,“我被你压了那么多年,如今侍卫之首已经是我的了,你还想怎样!你为什么还要夺走属于我五年的东西!”
“五年了,你一点都没变,多疑阴险,你打不过的,就使手段除去。这个位置,你不配。”
“那又怎样!比我强的人,他们都死了!被我杀了!你也一样要死!”
“别与他废话了。”剑血蓉突然开口,“这种人,杀了便是。”
陈凌闻言大笑,长剑一抖,凌厉的剑光朝着剑血蓉破空而来!
剑血蓉顺手向腰间一模,神色顿时一变——
她的青霜剑早已在入府时被收去,如今可真是手无寸铁,如何能对抗削铁如泥的利剑?
萧云天舒雪灵二人几乎同时出剑,却仍拦不住陈凌那不要命的势头,情急之下,萧云天跨出一步,直欲用自己血肉之躯,挡住剑势!

评论
热度(1)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木头耍帅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