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19)

立一些不易察觉的flag

景愫:

第十九章 悔恨
“素素。”她的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那声音沙哑疲惫,甚至带着她从没听过的丝丝颤抖,“这辈子我最后悔的事就是三次离开你。若重来一次,我绝不会离开你去找劳什子太子密使而没能留住你甚至使你误会痛恨我,我绝不会在鹤隐山上转身离去,我要和你解释清楚,不管你恨我爱我杀了我,我绝不会在地牢中因软弱而不敢面对你,因而给了陈凌可乘之机⋯⋯素素,直到失去你之后,我才明白,你早已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可现在醒悟,是不是太晚了点?把剑血蓉身份的你留在身边,也不过是为了一丝安慰而已⋯⋯我的女儿啊⋯⋯”
原来自己醒了啊,剑血蓉这么想着,睁眼就欲翻身坐起,却只能无力地动了动,欲运真气却发现丹田中空空荡荡的,内力已然散净。
璟王见爱女睁眼,不禁喜极而泣,正欲说些什么,她却横眉怒视着他,嗓音虽哑却满含怒意:“梅君可,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吗?”
他一愣,随即微笑了起来。
“你先莫急。”他端来碗水举至她嘴边,淡然微笑,从容得丝毫看不出先前那个哀伤父亲的踪影,“你身体里暗伤太多,为彻底疗伤、破而后立,不得不用了些猛药,待到明日鸡鸣你的武功就会恢复了⋯⋯先好好休息吧。”
剑血蓉哼了一声,喝了口水便偏过头去不再看他,转向他身后的青年男女:“萧云天,舒雪灵,你们没事吧?我睡了多久?”
“近五日了⋯⋯呜⋯⋯蓉姐姐,你可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呢⋯⋯你自己引了天哥的毒,为何又不同我们说?”舒雪灵再也绷不住强撑几日伪装的坚强,带着涌出的泪就踉跄着扑在剑血蓉榻前。
“我命大的很⋯⋯”剑血蓉无奈地微笑,想扶住哀哀恸哭的姑娘却抬不起手,“这不是醒了么?再要哭,去你天哥怀里哭,别弄得像我死了似的。”
“蓉姐姐你——哎,你也该关心关心自己啦,总这样不爱惜自己,如何去复仇?”
“这又有什么关系了?倒是萧云天,不要命似的,那剑若就那样落到你身上,你还有命在吗?我早同你说过,你的命,早已不是你一个人的命了,你可曾想过,你若就那样丧命,雪灵要怎么办?”
“未曾。”萧云天几乎要把头低到胸口上,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色。
舒雪灵破天荒地没与剑血蓉一起声讨萧云天,泪却更汹涌地涌了出来:“蓉姐姐,那你呢?你什么时候考虑过自己,璟王说了,那剑再落下去半寸,斩伤了脊柱,你就算侥幸捡回一条命,从此也要瘫痪在床,无法动弹了⋯⋯你和天哥,失去任何一个我都不行啊⋯⋯”
“莫要哭了。”萧云天上前几步,在舒雪灵身侧跪下,伸出双臂紧紧地揽住了她,“是我不对,我⋯⋯也不愿失去你⋯⋯我日后会注意的⋯⋯我在…⋯⋯我在这里,我就在你身边⋯⋯放心吧,累了就歇息一会儿吧⋯⋯雪灵⋯⋯我⋯⋯爱你⋯⋯”
他在她耳边低语,将她渐渐安抚在自己有力地怀抱里,用力地似要把柔弱的她融进自己的骨血,直到劳累数日早已心力憔悴的她止了哭声,脸上挂着泪痕昏昏沉睡在怀中⋯⋯
璟王冲着萧云天点点头:“你们先去休息吧,几日来辛苦了⋯⋯”
“无妨。”萧云天压低了嗓音,却没再坚持,搂着舒雪灵退出了房中,顺手带上了门,留璟王父女单独相处。
剑血蓉没看璟王一眼,只始终望着闭上的门,保持着苍白的微笑。
那厢萧云天将舒雪灵安放在榻上,凝视了她姣好的面庞良久,终是轻叹一声,认命般俯身,在她额角落下一吻,正欲转身离去,却突然被舒雪灵捉住了右手。
萧云天低头,只见心上人两颊微红,秀眉微蹙,睡得似乎并不安稳,时不时地发出一两声梦呓。
萧云天心疼,在她身旁坐下,似是被有力的手安慰,舒雪灵眉头松了松,却突然将萧云天的手捂在了心口。
萧云天浑身一僵,舒雪灵着一身璟王府提供齐胸儒裙,比起舒雪灵小巧的身形显得略大,他能直接触碰到她细腻如水的肌肤,入眼就是松垮的衣料下若隐若现的春光,入手柔软的触感和微热的温度使他不由得呼吸不稳心头灼热,好不容易压下了身体异样的冲动,一颗心却若被柔情融化,使他又不忍心抽开手去,只得在她身侧和衣卧下,另一只手将她揽住,任她如兰地吐气在自己脖颈中划过酥痒的触感,压下的邪火不由又不受控制地窜了上来,只得温柔地蹭了蹭怀中人儿柔软的身躯,以稍遣难耐。
幸而萧云天也累得狠了,此时心中紧绷的一根弦松弛下来,很快也便沉沉睡去,不用再受那无谓的温软折磨,终得以解脱。


TBC

评论
热度(2)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立一些不易察觉的flag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