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20)

木头刷存在感 男主关小黑屋系列

景愫:

第二十章 婚期
次日日头高挂时,舒雪灵安稳地一觉醒来,见着的便是这么个情形——
身边的人一手搭着她腰,一手拉着她手,安静地阖着眼,呼吸清浅,脸上表情难得柔和了些,连带着棱角也不显得那么锋利。
美好得像是在做梦。
舒雪灵不敢动,怕搅碎了这光景,只将身子朝他怀中缩了缩,把头贴在他稍显温热的胸膛上,隔着衣服侧耳听着他心音,直到自己的一颗小小心子活泼地律动起来,几乎揉碎在那人怀抱。

那厢剑血蓉,却是一夜未眠。
璟王早就识趣地退了出房,可武功尽失的感觉始终使她烦躁,瞥见桌上的青霜稍稍心安,拔出剑来却只能怔怔地对着剑刃上扑面而来的渗骨寒意杀气,勉力提剑,虚浮地抖了抖手腕,终是无奈地将剑横搁在腿上,用裹着纱布的左手轻轻爱抚过剑背,眼神俶尔亮如妖鬼。
她的唇边,却在不知何时逸起层薄薄的笑意。
五更鸡鸣,璟王府还未从一片寂静中苏醒,红日尚被薄雾笼着懒懒地挂在东方天空,剑血蓉房中却突然闪出一道电闪般的青光,在隔壁房前屏息凝神片刻,望着回廊那头在长凳上歪着头阖着眼满脸倦容的锦衣男人,终是释然般地轻笑一声。
“真是败给你们了。”
说着,她提起裙裾,如涅槃之凤般高高跃起,足尖只轻轻一点,便化作道惊鸿电光窜了出去。

晌午,萧云天方张开眼,就望见如猫儿般蜷在自己怀中,眼神明亮双颊绯红笑意明朗的姑娘,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得伸手推她:“为何不叫我?”
“我为何要叫你?”她身子轻轻一拧,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却仍赖在原处,“你这木头可也真够奇怪。”
“你⋯⋯”萧云天气闷,对着怀中人儿却说不出一句责怪的重话,只得扭转了话题,免得那精灵古怪的姑娘将这话头无理取闹地继续下去,“去穿好衣裳,成什么样子。”
舒雪灵见他低头望着自己略显凌乱的衣衫,鼓了鼓腮,作出无辜委屈的样子张着波光闪动的明亮眼睛瞅着他:“我睡相很差?”
萧云天一张脸猛地一红,似是想起了什么,尴尬地别过脑袋哼了一声:“还好。”
“还好什么呀,太勉强啦!”似是听出了什么,舒雪灵却忽然一骨碌翻到了地上,伸手拢了拢衣衫,也不顾梳理杂乱秀发,便推开了门,风一样地撒丫子窜了出去,“不想理你啦!”
“喂!你!”
那人在门口喊,最终却只能无奈地望着她活泼的背影叹了口气,面上又浮起了异样的红。

“休息得怎样?”片刻后剑血蓉来到萧云天房中,那人已理好了仪容,丝毫不见先前初醒地朦胧模样,仿佛又成了一截冷冰冰的木头,“刚看见雪灵跑了出去——便料想你必是起了——唤也唤不住她,只得由她去了。”
“尚好。”萧云天微垂着头,顿了一顿后露出无奈神情,“无妨。”
萧云天语调听着冷冰冰的,剑血蓉却明白其中有什么不同了,未曾漏过他深邃眸中一闪而过的柔情,心中只暗暗好笑,却揶揄地冲着那不到三尺宽的木榻扬了扬眉毛:“过几日干脆将你和雪灵婚事办了,也算了却一桩要事。”
萧云天眼神一动,欲张口推脱心中却仿佛无论如何不愿出口,沉默了好久,表情变了又变还是没憋出一句话来。
“就这么定了!”剑血蓉微笑拊掌,似乎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我这便知会璟王一声,便是这当儿张罗着办起来,只怕也得月余——这可是一辈子一次的事,可不能大意了⋯⋯”
“那复仇⋯⋯”萧云天皱眉,犹豫。
“哈——”剑血蓉毫不在意般地摆摆手,又笑了起来,“有璟王府相助,急什么,还怕不成?”
他沉吟了一阵,终是抬头,目中含着万点朗星——
“好!”

TBC

评论
热度(1)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木头刷存在感 男主关小黑屋系列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