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22)

木头才是真男主

景愫:

第二十二章 大婚
随着那纤纤素手离了冰凉剑柄,拈着绣花针在大红嫁衣间灵动穿梭,璟王府中渐渐忙碌起来,空气中也荡漾起喜气的甜香,那大喜的日子终是一天天近了。
舒雪灵一天天不安起来,习惯了亲力亲为的日子,每日有人服侍无事可做反而使她无措,只得跟在剑血蓉身边忙前忙后。
倒是萧云天像是什么也没感受到的样子,雷打不动地在练武室里从日出泡到红霞布满西天,也许连他自己都未曾意识到,他也是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排遣释放着激情与紧张。
因为璟王府长久没有女主人的原因,婚事许多细节都需剑血蓉亲自操持,因而她倒成了那段日子里最忙的人,幸而掌管更加复杂混乱的山寨数年,面对规规矩矩的王府下人,她只需将事情布置下去,无需多言就能完成,几乎不用她再多加操心,因而虽忙却不乱,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璟王面对成熟如斯的女儿,心里既欣慰又含着薄薄的酸楚,他错过了五年,错过了她的成长,没能分担一分一毫她的苦她的累⋯⋯
然而他现在只能淡淡地称呼她“剑寨主”,他们所能聊的,除了那两人的婚事就是朝中局势,无法再进一分,他们间,早已为岁月刻下了深不可测的沟壑。
等那日子迈着既定的步伐,丝毫不乱地降临,已是初春微暖之时。
这日天色正霁,对外不动声色,璟王府内已隆重地装饰出喜气的样子,微甜的花香和着名贵的香料在空中融着暖暖爱意,在青年男女间连结起无形的纽带,连心意似乎都已相通。
舒雪灵头上蒙着盖头,目不能视物,一手虚搭着丫鬟,缓缓向前走去。
剑血蓉在她耳边翻来覆去念叨了数日的礼仪细节还清晰的存留着,野惯了的姑娘让她练着步法记这规矩比让她练武要难上数倍,可她为了那人,为了他们的圆满,硬生生地练出了优美柔弱的步子。她身形本就姣小,如此一来,竟真有几分小家碧玉的味道。
舒雪灵紧张极了,自己丢脸不算什么,她生怕让那人失了面子,她心里明白的很,剑血蓉比她还紧张,今晨梳妆打扮时还在跟她叮嘱着注意这注意那。她当时只觉得讶异,剑血蓉平日里一副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也不放在心上的样子,现在却是慈母般的操心。然而现在,冷汗浸湿了她的掌心,她发现她远没有想象中的轻松。
虽然练习过无数遍的步伐几乎不可能出错,她一想到自己真的和那个人成亲,就觉得仍恍惚于梦中。
那厢,萧云天挺拔而立,望着意中人儿款款而来。
他面上仍是冷静严肃的表情,内心却起了无穷波澜,因婚事准备,他与舒雪灵有近半月未见面,初始未觉得什么,如今望着记忆中的姑娘盈盈的身段,相思如泉水般涌出,不禁心如擂鼓,气息不稳。
在之前的二十九载春秋中,没有一瞬,他是为自己而活,舒雪灵曾不止一次地因此怒他骂他劝他改变,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当他沦陷在女子远山似也的眉眼和灵动表情中时,他心中的信念和原则,已悄然改变,从那时开始他已回不去那个曾经的侍卫首领,他所希望的所追寻的所守护的,多出了她的平安。可他从没幻想过他们之间会有这么一天,讶异地被一种陌生的心情包围,被鲜血几乎磨平的感觉勉强辨认出,那夹杂着喜悦和期待的——幸福。
那日在鹤隐山,他撕碎他们之间一切情谊,只为保住寨子,保她平安,舒雪灵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传入耳中,他用尽了自制力才坚定地一步一步远离了她,不回头将她拥入怀中,在他的生命失了色彩,他看见她,几乎以为出现了幻觉,直到听见她深情告白,他结结实实地把她按在自己怀抱里,不顾胸口剧痛义无反顾地吻上她唇,唇齿间留恋的甜意让一切都真实起来。
他想,他是自私的,在最后一刻还要拉住她,留给她余生的痛,幸而他最终幸免,他自在心里下了决定,绝不负她,绝不再令她露出那样绝望的神色。
很难,但他在努力。
萧云天不迷信,但此时此刻,他无比感谢上天对他们的恩赐与成全。
他拉住她的手,在掌心写下唯彼此能读懂的誓言。
——此生此世,绝不负卿。
一拜天地——
舒雪灵只觉被只强有力的手握住,摩挲着那人掌心因常年握剑留下的厚茧,心却渐渐平定下来。
二拜高堂——
萧云天自己也没意识到,唇角逸起了微小的弧度,身为长姊的剑血蓉望着两人直起身子,不由为他身上放出的光失了神色,倾刻后低笑出声,有生之年得见他们如此幸福,她亦觉得满足。
夫妻对拜——
姣小和高大的身躯弯下相同的高度,气息在两人之间交汇——
如玉琼般美好。


TBC

评论
热度(2)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木头才是真男主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