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23)

过渡章
流水账

景愫:

二十三章 阴晴
次日一早舒雪灵是在萧云天怀中醒来的,光裸的后背紧贴着炙热起伏的胸膛,肉贴肉的亲密感觉不禁令她心中漾漾,翻身搂住那人身躯,却发觉他早已醒了,黑亮的眼含着温情,轻轻亲吻她眼角:“身体可有不适?”
舒雪灵闻言脸就红了,猫儿般蹭了他下,带着浓重的鼻音哼哼道:“你还好意思说⋯⋯”
昨夜刚开始时,萧云天还尽力压抑着自己怕弄伤舒雪灵,到最后两人也没能绷住,如脱了缰的野马般,舒雪灵虽是习武之人,身体底子好,也终禁不住他一个大龄男青年的索求,到最后迷迷糊糊地也不知怎么收的场。
舒雪灵咬牙,腰一动就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只恶狠狠地瞪着萧云天。
萧云天语塞,憋了半天终是把她搂紧:“是我不好,不会再这样了。”
舒雪灵心中暗笑,不由得心头一软,她当然知道昨夜的事怪不得萧云天,她不过胡搅蛮缠,听他竟真的自责起来,抬头在他颔上轻啄一下,轻笑道:“好啦,我没有事,逗你玩的你也当真。”
萧云天没答话,只“嗯”了一声,双臂环抱住了舒雪灵。
“唔⋯⋯”感受到顶在自己小腹的某个极富威胁性的东西有隐隐抬头的趋势,舒雪灵讶异地望了他一眼,心道敢情这人昨夜还没尽兴,大早上的还这么有精神,不由得扭了扭酸痛的纤腰,退开一段距离,“不行了,你想累死我吗?”
萧云天将她扯怀中,犬齿轻轻厮磨她纤长白净的颈子,声音听来闷闷的:“莫怕,就抱一会儿。”
舒雪灵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不久竟又沉沉睡去。
萧云天剑眉微蹙,目光流连在她精致的面容上,终敌不过烈烈燃烧的欲念,咬牙下床,替女子掖好被角,穿戴了一身常服,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被初春乍暖还寒的冷风一灌,才堪堪冷静下来。
他知道他们的日子不会那么悠闲,他只想在最后一战前,满足她想过的日子,爱她拥有她,就算下一刻就面对刀山火海,也要抱紧她,抱紧一点,再抱紧一点⋯⋯
“哟,云天?”正信步闲庭,碰上了悠悠走来的剑血蓉,“初尝洞房的滋味可好?”
她不顾他尴尬地僵着,只调笑道:“雪灵呢?下不了床了?啧啧啧,我就知道,你们也真能折腾,节制啊⋯⋯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对了,昨晚我吩咐的事⋯⋯?”
萧云天见她笑得暧昧,没来由地脸上一热:“大当家欺我⋯⋯”
“哈⋯⋯”剑血蓉爽朗地笑,微一扬手,“过几日再暖和点带你们去城郊踏青吧,璟州城虽偏远皇都,总还有那一两处景色是不错的⋯⋯”
她轻轻松松,仿佛她的日子就将这么过下去,连眼神也透出柔和的光,银面具泛着微光,恰如少女⋯⋯
萧云天应下,直觉剑血蓉有些不对,身上那股子为复仇拼劲性命不顾一切的凶劲似乎消散净尽,只余下十八岁之前她的悠闲快活。他心中隐隐担忧,却不知从何谈起,只能目送她翩翩远去,消失在含苞欲放的花丛中。

后来,萧云天借舒雪灵之口问过剑血蓉,她闻言只一怔,接着微微地笑起来,眼中却是几乎溢出的悲伤:“雪灵,如果我在最后关头放弃了,你会否觉得我懦弱无能?”
语罢,她没等她回答,决然地转身而去,一袭鹅黄色筒裙在春日暖阳下耀成温润的颜色。
然而舒雪灵发现了恐惧,以往她天不怕地不怕的蓉姐姐身上,透出的无措⋯⋯她在怕什么,什么时候她依恋于平淡如水的生活,甚至害怕搅起一丝波澜?

日子就这么将就着过下去,萧舒两人察觉出剑血蓉的不对,却难以找到机会,总被她轻描淡写地带离话题,始终对没给出正面的回答。
直到某日璟王同她长谈半日,结束后她一身疲倦,唇边却是释然的笑意:“雪灵云天,不日后璟王将替我们购置一处居所,如无意外,我们干脆在璟州城定居下来⋯⋯”
“蓉姐姐你⋯⋯”
她看着她,眼神坚决:“我放弃。”
舒雪灵不知剑血蓉经历了多少痛苦踯躅才做出这决定,她只呆在那里,听她淡然地说着,不知不觉眼角有行清泪淌下。
“看你们如此幸福,我不愿再为自己的自私而使你们居无定所颠沛流离,我想,我以前太执着,就算无法放下,我也不必只为这一事而活,我们就这样好好地过日子,好吗?毕竟除了你们,我也没有什么可依靠的了。”
舒雪灵用袖口拭去泪水,不知如何回答,偏头望向萧云天,却看见连他表情都有一丝松动。
“好啦好啦,别这么看着我。”眼前的女子却仍是笑着,上前一人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不必劝我什么,我已经过深思熟虑,可不是一时冲动行事。”
斜阳透过树影,在地上撒下斑斑驳驳的印记⋯⋯

月余,萧云天、舒雪灵已搬出了璟王府,剑血蓉倒是两处轮流住着。
这日清早,舒雪灵方梳洗毕,就接到璟王府急报,同萧云天匆匆赶去,却见那璟王手中持着卷金丝旨书,眉头紧锁如穹顶之上连日不散的阴霾。
两人认出那是皇帝圣旨,不由心中一紧,璟王听见两人,抬头,摊开那方圣旨:“威皇前日暴毙,太子将于三日后登基——前几日朝中就有了动静,那太子终是忍不住下手了⋯⋯”
舒雪灵听懂他弦外之音,不由得惊得睁圆了眼,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般急急地拽住萧云天:“我们有几日没见着大当家了?!”

TBC

评论
热度(2)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过渡章流水账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