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25)

诶这火药味

景愫:

第二十五章 故人
莫非然深邃的眸子在剑血蓉身上转了几圈,牵起笑来:“你过得怎样?”
“不算好,拜你所赐。”剑血蓉敛了笑容,走过去将琴摆在桌上,自搬了张凳子坐下,拢在袖子里的手轻搭在青霜剑柄上,“不过也勉强过得去。话说回来,你到这儿来,可不是为了和我叙叙旧情的吧。”
“何苦。”他摇头,定定地看着面无表情的陌生面孔,“你何必强迫自己?你本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你还有别的选择。”
“现在说这个,是否太晚了点?”
他深叹了一口气,低头把玩右手食指上精致的戒指,过了片刻,才抬头看向剑血蓉:“可能是有点⋯⋯我只是想帮你。”
“原来你们禁卫帮人都是这么帮的吗?”她扯起抹自嘲的笑,“我可真是见识了。”
“是我对不起你⋯⋯但我回来告诉太子,你死在了那里,他不会再找你了,你可以拥有你自己的生活,只要你离开这里,随便去哪儿⋯⋯璟州、临安、金陵或是北上渡江到那极北之地——只要你愿意,没人会拦你,你已经自由了,何必再把自己往这火坑里送⋯⋯”
“那我可真要辜负足下一番好意了。”她淡淡的笑起来,身上似又向身周漫出清浅的愁情,“我本就是为了这一事而活,若你妄想在此事上说服我,那便不必再虚费口舌了。”
“你明明可以放下的!你为什么要逼自己,把自己困住!”莫非然猛地站起来,死死盯着剑血蓉,“你这样活有什么意义!你不忘了那个人,你会越陷越深,直到你把自己害死⋯⋯”
他没能把话说完,青霜已然出鞘,锋利的刃顶住他的咽喉,微微使力便割破了肌肤,一丝鲜血顺着青色的剑流下。冰鸢却只在一旁看着,脸上淡然,全无惊慌之色。
剑血蓉冷然看着他,眼中有新愁旧恨熊熊燃烧,语气如那数九寒冰,将周围一切冻结:“莫非然,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指手画脚了。趁我还没想杀你,赶紧给我滚。”
“大当家。”莫非然却用了个旧时称呼,脸上浮起无谓甚至透着一丝愉悦的笑,“你又心软了。你不止一次地想杀我了吧,但你一次都没有动手。”
剑血蓉哼了一声,手腕微动,剑刃又刻进肉里一分,鲜血洒落在他黑色的衣衫上,如融进了无尽黑暗般无影无踪。莫非然却完全感受不到疼痛的样子,伸手握在剑血蓉握剑的手上,将剑转了一转,搭在自己侧面颈上:“你若想杀我,只要在这里轻轻一划——”
剑血蓉手猛地被握住,不由得心中一抖,手指一松,剑就掉在了地上。
莫非然笑出声来,却不松手,纤细苍白的手有力地扣住剑血蓉的,将她的手按在桌上:“血蓉⋯⋯我此次来,只是为了阻止你明天白白送死——已经有陷阱准备好了⋯⋯就等你不顾一切地跳下去。”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要相信你?”剑血蓉挣了两下,却没挣脱,就也不再动了,眼神复杂。
“你都没怀疑过我会向太子出卖你。”他笑,“你从一开始就信了我,不是吗?”
“呵⋯⋯我又不傻,你要出卖我,就不会坐在这里等我了。就算有陷阱,明天也是我最好的机会,我们明天见吧。”
莫非然却笑了,这笑容是剑血蓉没见过的凄苦无奈:“你见不到我了,血蓉。你就算不动手,我也不会让那人好好活着的,你明白吗?”
剑血蓉皱眉,若她想的没错⋯⋯
这莫非然,到底是什么身份?
“别往深了想⋯⋯”莫非然拉过剑血蓉的手,用指尖勾勒出她纤长的轮廓和掌心薄茧,“既然说服不了你,我只有尽我所能去保护好你,答应我,过了明天,你就去过你自己的生活好吗?忘了他、忘了我,好好地过日子⋯⋯”
剑血蓉一时怔住,没把手抽回,而是轻声问了句:“为什么?”
“这是我欠你的。说了你可能也不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已经在我心中不知不觉地占据了一个如此重要的位置⋯⋯”
“别开这种玩笑,我受不起。”剑血蓉猛地将手抽回,语气倏然冷了下来,“若无他事,便请回吧。”
莫非然望着她,片刻后眼眸中脉脉情意缓缓消逝:“那么是我唐突了。临行前,为我弹奏一曲吧。”
剑血蓉愣了片刻,便笑:“你是得有多无聊。”
他也跟着笑:“就当我检验下你的琴技,明天能否过关?”
她被他脸上俊朗笑容扰了心神,猛地低头,宁静片刻后抱了琴,将手搭在弦上,缓缓闭上了眼。
所有复杂的感情——爱与恨、不舍与决绝⋯⋯都融进了琴音之中。
她很抱歉,不能舍弃一切,让他替自己去做该做的事或是干脆远走他乡⋯⋯他说的没错,的确是她自己将自己逼上了绝路,因此,他不必内疚些什么,因为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错误,她欠他的,无法说出口的感情,只得来世再还⋯⋯
一曲终了,再睁眼时,面前却已空无一人,转头看时,冰鸢一改淡然神色,正用袖抹着泪,袖口已是水渍斑斑。
剑血蓉寻了一圈,只看见带着血迹的青霜已被捡起搁在桌上,下面压着一笺小字,墨尚还未干透,拾起看时,只见上书十二字——
此去一别,后会无期,勿失勿念。

TBC

评论
热度(2)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诶这火药味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