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26)

景愫:

第二十六章 黎明
她突然肆意地笑起来,目光在那潇洒字迹上停留片刻,将那纸折起,收在贴身心口处——那里,还静静躺着一支温润玉簪。
莫非然,你的一番好意,我已收下了,可惜,我已然迷失,无药可救了。
她拾起青霜,对着爱剑笑了许久,轻轻将它靠在唇边,亲吻舔舐上面尚未干透的血——腥甜而带着丝若有若无的苦涩。
很久以后她才意识到,恰在这时刻乱了心神动了情,是她所犯下的错误中,最不可饶恕的,以致她始终不停歇地幻想着,若她此时能稍冷静一分,事情能否有什么转机,不坠入那无尽深渊,一去不返⋯⋯
话回现下,冰鸢用力扯她的袖口,止住了女子的疯狂行径,剑血蓉用衣摆擦净了剑,还剑入鞘,深吸一口气,低下头去看桌面上摊着的纸,莫非然字迹凌厉潇洒,仿佛那人永不褪色的眉眼——
她仿佛看见了他坐在桌前,唇角挂着笑,提笔写下对她的关心。
——她怎么样?
——还好⋯⋯你知道你劝不动她,何必来此?
——不试试怎么知道?毕竟我们都是很固执的人。
她仿佛看见他尚坐在这里,沉默着摇头叹息。
——其实我也只是想再看她一眼罢了。
剑血蓉静静的看着,双手却有一丝微不可查的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偏要在这时再拨动我心弦?明明已经不可能了啊,却还要来撕我的伤疤,疼得入骨?
仿佛看出她所想,冰鸢执起笔,静静写下一行字。
——你们还有未来,若能活过明天,就跟他远走吧,别再留下什么遗憾。
剑血蓉苦笑着摇头。
——难。
——无论如何,也莫放弃了希望,你爱着他。
剑血蓉浅浅地笑,她们太过相似,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眼前冰雪聪明的姑娘。
——是,我爱他。
如今她已可以坦然承认,却找不到两全的办法。
——别想了,早些休息,养精蓄锐。
剑血蓉点头,看着火苗跳动着吞噬了柔软的纸张,伸手抚去了四下散落的灰。
她是被呛醒的,身周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抓起剑就往外冲去,火舌燃着了衣衫和发丝,混杂着空气中刺鼻的味道。
她突然想起自己似是落下了什么,反身就地一滚,扑灭了身周的火,又转头冲入了火海。
她掩住了口鼻,却仍止不住地咳嗽,一脚踹开了烧得摇摇欲坠的木门,不期然对上了亮如星辰的眸子,深邃的眼中映着火光,如一只脱困的野兽,难辨的嘶哑嗓音吼着:“你怎么又回来了!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莫非然?”她疑惑,却不犹豫,拉过他的手就往外跑,“一起走!”
“来不及了⋯⋯咳咳——我没法跟你走⋯⋯”他被拉得一个踉跄,咳出深黑色的血液,身体痛苦地蜷曲起来。
剑血蓉心里一紧,来不及细加询问,干脆背起他往外冲:“你受伤了吗?那我就带你走好了!我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他在她背上低低地笑起来,血却从口中汩汩涌出。
她正踏出门,莫非然却挣了一下,她内心涌起一阵没来由的心悸,急急地回头——莫非然从她背后跌落,被吞噬在了门后无尽的黑暗中,接着,那门在她眼前,残忍地合拢⋯⋯
木头被烧得噼啪作响,漫无止境的黑夜中火光冲天。
“非然——”她爆发出一声惨厉的哀呼,用血肉之躯硬生生地撞开了大门,不顾身周猛烈燃烧的火焰,义无反顾地冲了回去。
漫长的跋涉后,她再一次对上了野兽般闪烁着火光的眸子⋯⋯
⋯⋯
剑血蓉猛地坐起,睁开双眼,握紧了剑柄。
四周安静得只剩下她跳动不止的心音。她深吸了一口气,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霉味。
她睡的极不好,被魇住了般重复着相同的梦——无论多么努力拼尽了全力赌上了性命她也无法将所爱之人从死亡之境带出⋯⋯
她突然明白了莫非然看自己时的无奈眼神。
她叹息,惊出的冷汗已将亵衣打湿,黏在身上,如被阴毒的蛇舔舐过般难受,轻抚额头,入手一片滚烫。
天还未亮,她却已无心再睡,穿戴完毕后将剑横放在膝上擦拭,目光却落在了窗外墙根,一株欲开未开的花上。
片刻后她起身,忽然意识到不对。
昨晚她径自睡了,可冰鸢呢!
房中除了她自己空无一人。
剑血蓉的心一寸寸凉了下去,却在桌上看见了冰鸢留下的纸条——你要复仇,我也要去完成自己的事了,不必揣测我的目的,也不必费心思索我的去向了,我不会不利于你,也不会对你的计划有任何阻碍,祝你成功。相识一场,谈不上朋友,只愿你能追寻到我早已触碰不到的幸福,别辜负了所爱之人为你做出的牺牲。
她没署名,只在下面简笔画了朵花,剑血蓉认得,那是鸢尾。
她突然笑起来,除了信任,她别无他法。
“谢谢。”她对着面前的空气说。
火光乍现,天色放明。

TBC

评论
热度(2)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