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28)

 下章、、大约r18

景愫:

第二十八章 囚笼

剑血蓉没有想过自己还能醒来,看见窗外阳光正好,斜斜地打在木色素静的房中。
 她掐了自己一下,真实的痛觉告诉她,这不是梦。
 伸手,脸上面具已经被取下,微微凸起的陈年伤疤纵横交错。
 抬眸,窗边身影逆光而立,望着那背影,她却怯怯地说不出话来。
“你醒啦?”那人转过身来,欣喜地挑了挑眉毛,快步走上前来,“好不容易才将你捞出来——内力可能会被封十二个时辰,我也无解药……怎么样?跟我走吗?”
剑血蓉笑笑,抱着自己朝后缩了缩:“哦?”
 “你报了仇,我也了了一桩心事,是不是可以……”他走过去,修长好看的手扣住剑血蓉的。
 剑血蓉只是笑,摇摇头似是不敢相信,却不由自主地朝他身上靠了靠:“怎么,终于见了我真容,竟还贼心不死?”
他伸手揽过她的腰,笑容不减:“对。”
她轻叹口气,纤细的臂环上了他的脖颈,微微抬头:“我当真没有想到,会这么容易……我们这是在何处?”
他见她主动,心中仿佛涌起一股无法压制的暖意,低头欲吻她:“尚在宫中,你大可放心——都结束了……”
 “不。”她笑,眼波盈盈,手臂却猛地扼紧!
“你不是他,你装的再像,终也不是他。”
她换了种漠然的语气,男子望着女子脸上尚未褪下的红霞,怔了片刻,勾唇一笑:“我自问没有破绽。”
 “你全是破绽。”她的手臂进一步勒紧,冷哼,“你们的眼神,完全不同,伪装不了的,我认得他的眼睛。”
 “认得?”他反问,脖颈被勒得气短,却不慌,“别费力气了,你杀不了我的。”
说着,他伸手轻轻一推,也不见用力,就迫得剑血蓉松了手,沾湿了手在脸上涂抹几下,就露出了本来邪魅容颜:“先前你亲手杀了他时,可认得他的眼神?”
剑血蓉闻言失色,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拼命地摇着头。
 在他转过身来的刹那,她就明白,她失败了。
 她唯唯忘记了,姬宇振不仅精于改换自己容颜,将别人易容成自己模样也不是件难事。
 她没有料到,高傲如他,在那个九五至尊的位置上,会由别人替代自己。
 可惜最后,失了内力的她也未抓住机会。
 她发觉自己一直在做错事,她没能读懂那人最后的眼神,如今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是她亲手杀了他。
 杀了他……
大约姬宇振早就想除去了他吧,如今却是借自己之手杀了这一大威胁,当真是好算计。
 他该是早就知道,那日其实是与她告别的吧,她却未曾亲口承认对他的感情。
“过了明天,你就去过你自己的生活好吗?忘了他、忘了我,好好地过日子……”
 “此去一别,后会无期,勿失勿忘。”
那才是他,与她最后的告别。
 谁知她那么傻,她不懂他,她也没有认出他,她将利刃,生生捅进了所爱之人的心脏!
 命运似与她开了个玩笑,她所爱之人,一人为她而死,她为复仇从未直面第二份情,自己蒙蔽了双眼,将他亲手杀于没有温度的剑下。最终,仇人却还好好地活着。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她这么傻!
 为什么她这么固执,一步一步地将那个深爱她的人害死!

她的心一寸寸地凉下去,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眉间一片木然——她已丢了魂儿……

下文走不老歌

TBC

评论
热度(1)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下章、、大约r18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