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29)

 下章完结

景愫:

第二十九章 赤云

不影响剧情的嗯

屋中正温软缠绵,却听得訇然一声巨响,精铁打造的门闩承受不住大力而顺便崩开,木门失去了支撑,脱离了门框向地上直砸下来,一阵烟尘过后,一个人影天神般站的笔直,沉默。
姬宇振全身早已戒备地绷紧,剑血蓉没什么反应,嘴上动作甚至不停,直到看清来人面容,脑中不禁惊鸿一闪,随即明白过来,眸中茫然褪去,浮上一抹厉色,牙关猛地一合,死死咬住根部捻动起来,同时空出手来,锐利的指甲狠狠掐住先前被百般温柔对待的双球一阵拧。
姬宇振凄厉地一声惨呼,手上使力甩开了剑血蓉,目光仍定在来人身上,也不顾已渗出血的胯间,一丝不挂地站起,咬牙吐出那人名字:“莫非然……”
剑血蓉仍缩在榻上,张口吐出一口血,之前那下姬宇振下手重得很,她五脏六腑都似移了位,目光却透出丝丝的欣喜。
——太好了,他没有死。
她原不应该相信姬宇振一面之辞,只可惜被情之一字迷了双眼,加上压在心头不详的梦,如今见了莫非然面如寒霜,眸光似剑,却没来由地安下心来。
仿佛只要他还在,就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剑血蓉心中嘲笑自己少女般的心思,身上却火辣辣地痛,只能勉力遮住身上重要部位,连下了床去拿回衣物都是妄想。
此时那两人之间已是剑拔弩张,姬宇振却“扑哧”笑出声来:“用性命激发内力的滋味可好?据你上次服赤云散
解药过了多久了?我记得提醒过你,一次服药后最多催发内力三次,第四次便是你毙命之日?上次服药还是去鹤隐山之前吧?”
“不劳挂怀。”莫非然目光没向剑血蓉处转一转,她却心中大惊,顺便明白了自己之前为何被骗过——他根本就失了一身功力,如何会被她发现破绽?她以前只听说过赤云散,据说可以封人内力,每次运用内力全身经脉都是千刀万剐般的剧痛,需按时服药才不会危及性命,不过据说其配方早已失传,却不知怎么被姬宇振找到。
她也明白了姬宇振其实在拖延时间,等莫非然撑着的一口气松了,必会亮出致命的獠牙!
“你为了这个不属于你的水性杨花女人,连亲娘都不顾了吗?”姬宇振微笑,整个人都透出从容的气魄,“哥哥……”
“难为你还记得我是你哥。你是否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宇澈?”
姬宇澈——传闻为侧妃所生之子,比姬宇振稍小,在十岁后便音讯全无,坊间传说其为太子所忌,遂被害死,谁有料得到这背后曲折?
“你莫不是真的以为,父皇和母后都被你把玩在股掌之间吧?”
“一个疯了,一个死了,如今我已取代了你!你没有用了!我才是至高无上的皇!”
莫非然似乎微不可闻地叹息了口气:“我对皇位本来就没有兴趣,你要便给你,可你实在不该对母后下手,你当母后真的疯了?父皇也是傻的?他不过纵容着你,睁只眼闭只眼罢了,前几年日日戴着人皮面具的滋味可好?”
“你真道我会被你威胁,遵你之意?”真正的姬宇振,或是莫非然,不顾弟弟一分分变差的脸色,自顾自地说下去,“从你对母后下手的那天起,我便不再把你当弟弟,只当仇敌——如今将我们之事做个了结吧!”
“你疯了!我死了,没有解药你也得死!”姬宇澈猛地一摇头,脸上深色惊恐,动作却不停,转身就欲抓住剑血蓉,莫非然却比他还快,一鞭抽在床角上,未及作出反应,床板已翻转了下去,再翻回时剑血蓉已然不见,只留下斑斑暗红血迹。
剑血蓉方明白两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自己幼时与莫非然有一面之缘,可惜那颗幼小的心经了岁月,早已湮没在了时光的洪流中,谁料兜兜转转,终和他又相见,不过换了种身份,已认不出从前种种。
眼见情势急转直下,剑血蓉正为莫非然身上赤云散担忧,却被触动了机关,向下坠去之前听得最后一句话,是:“你不该妄想用我深爱的人来威胁我的。”
身下一片漆黑,剑血蓉身不由己,却落在一个厚实的怀抱中,长大了眼睛,竟是萧云天,身边站着舒雪灵:“蓉姐姐你可急死我们了……”
年轻姑娘嘴上说着埋怨的话,却取了衣服披在剑血蓉身上,掏出个小瓷瓶给剑血蓉灌下:“你可见了莫非然?他带我们盗了这解药,又告诉我们在这里等你,顺着这条路就能出宫……”
剑血蓉苦笑,自己真是一点没领莫非然的情,的确该相信莫非然能把一却都准备好……经历了大起大落,她倒仿佛看破了仇恨,只望脱离这俗世纷争,不再纠结于过往,守护好自己现下所珍惜拥有的,突然心中一闪:“他带你们盗了解药?可使了内力?”
“当然,不然如何在这宫中来去自由?”
剑血蓉心中一凉——鹤隐山上救她一次,救璟王一次,盗解药一次……
算下来,这已经是第四次运功了,他半只脚已踏进了鬼门关!
不要!
她不要再害死他了!
她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内力此时恢复了约五成,当即挣脱了萧云天,胡乱穿好衣衫:“你们先走,我去帮他!”
“大当家!”她足尖一点,身后传来萧云天带着些无措的声音,“雪灵晕倒了!”
剑血蓉心中狠狠一颤,当即决断,回身过去,只见舒雪灵面色苍白,毫无意思生气的倒在萧云天怀里,她探了女子鼻息,微微放下心来,一手搭在她的脉上,眉头微蹙。
“她先前路上身体就有异……是我未曾太在意……可严重?”
“不是你的错。”剑血蓉听得萧云天自责反省,接下来一句在嘴边辗转,终是下了决心出口,“雪灵她……有孕了。”

 

 

TBC

评论
热度(1)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下章完结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