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原创】烟雨江山(30)

完结撒花!!请期待后传!

景愫:

第三十章 归尘
萧云天呆在当场,心头涌上的情绪连自己也分辨不清——是担忧?是激动?是自责?是欣喜?是紧张?
看出他的无措,剑血蓉淡淡的笑了笑:“她身子没有大碍,只不过略微动了胎气,近期不可再运用内力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我去去就回!”
萧云天还是怔愣的模样,伸手解下腰间长剑,双手递给剑血蓉:“多加小心,我会护好雪灵。”
“成亲之后,你当真变了许多⋯⋯”剑血蓉微笑,身子已然掠起,“放心吧!”
说着已她回到落下的位置,向上一跃,双脚蹬在墙上使力,竟用血肉之躯生生撞开了重逾千斤的青石床板!
明暗交替间她眼前一阵模糊,眼睛刚适应了光线就急急地四下打量起来。
她实在是担心,会看见莫非然的尸体,而事实上,情况虽不至于此,却也乐观不到哪去。
莫非然委顿在地上,衣衫上鲜血晕开,他低着头看不清脸色,一手撑地,凤尾鞭随意地扔在地上,旁边一动不动的是仍一丝不挂的太子,颈间一道血痕尚有血微微溢出,不死也活不成了。
剑血蓉也不顾强行顶开床板所受的内伤,嘴角就挂着一丝血,疾步过去一剑斩下了姬宇澈首级,红白之物撒了一地,她看也不看,只扶住了莫非然:“你怎么样?”
在触到他之时,她就发觉他内力又已尽失,只不过她只知道服了赤云散后两次解药间容不得四次运功,也不知强行运功有何后果,不过现在莫非然神色恹恹,惨白得无一丝血色,想必承受着极大的痛苦,思及这些都是由自己引起的,她的心也高高地悬起。
莫非然微微抬起眼皮,眸中火星明灭,扯起一个单薄的笑:“你怎么又回来了——快走吧,过一会儿恐就有人来搜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那你呢?你可服过解药?你母后救出来了吗?”
莫非然无力维持笑容,挑了个最好回答的问题:“母后早已救出来了⋯⋯娘为我装疯卖傻这么多年,如今才算是解脱了。”
“既然如此,你为何会受他所迫,服那赤云散?那可是要跟你一辈子的!”
“因为当初母后真的被他的母妃逼疯了呀⋯⋯那时我才十几岁,怎么对付的了他们母子二人?只有让他替换了我的位置,服了药⋯⋯只不过后来母后渐渐清醒过来,她告诉我,纵我没有害人之心,对皇位更是没有想法,也免不了别人害我,于是我们就顺着他的意思,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只等最后翻盘。”
“遇上你那就真是个意外了,我也没料到会爱上你,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他心中有执念,一直以为替代了我就能得到你⋯⋯其实连我也走不进你的心啊,血蓉。我们实在是太傻太执着了⋯⋯”
“你别说胡话了!你不会死的!”剑血蓉听他声音渐渐低下去,拉起他手按在心口,望进他的眼睛,沉声道,“你看清楚了,你一直在我的心里,我没有办法否认这一点,先前我的确被执念蒙了双眼,但现在我不会再逃避了,我不想再失去你第二次了。你活下去,我跟你去哪里都行。”
“好⋯⋯”莫非然低头,剑血蓉浓密睫毛下的深褐眼中,是卸去了防备和伪装的真诚,他突然就情难自控,低头轻轻衔上她的朱唇⋯⋯
剑血蓉惊得张大了眼,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而莫非然只是轻轻厮磨了几下,为有进一步的动作,就推开了她:“快走吧,再不走真要来不及了⋯⋯”
“我带你一起走!”剑血蓉目光坚定,环臂轻轻搂住了莫非然,“我会为你找到解药的,信我。”
莫非然苦笑,他此时全靠一口气撑着,方才未敢进一步进展实则是怕暴露口中翻涌而上的血气⋯⋯
他清楚自己撑不了多久了,就算找到解药也无济于事,更何况在他为给剑血蓉掩护已被姬宇澈发现后,那人更是销毁了全部的解药包括配方。
他只是不忍心。
不忍心看到剑血蓉终于焕发出光彩的眸子里印刻上至深绝望。
不忍心让她好容易解脱后又背负上更沉重的枷锁。
说到底,她不过是个脆弱的女子罢了。她靠着仇恨一路走来,如今却已无依无靠。
她正准备护着莫非然从先前的暗道离开,萧云天却从先前被剑血蓉顶开的床板下跃出,怀中仍稳稳地抱着双目紧闭的舒雪灵:“大当家快走,出口已经被发现,外面有人燃了火,再用烟熏!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攻进来了!”
莫非然闻言眉峰一紧:“我倒漏算了一筹,不要紧,我带你们从宫中出去!”
他挣扎着要站起,最终还是剑血蓉托了他一把,他将全身重量依靠在剑血蓉身上,才勉强站起,晃晃悠悠地走了几步,剑血蓉实在看不下去了,背起他向外冲去:“你说吧,朝哪里走!”
在剑血蓉背上,莫非然一边从容地指点方向,一边附在剑血蓉耳边小声说:“其实那天找过你后我又见了璟王,我知道你不会放弃,所以都安排好了,等下会有人在外接应你们⋯⋯我本来就不是当皇帝的料,我心里明白的很,可惜这几代皇室人丁稀少,只能把皇位交给你爹这个外姓王爷了
⋯⋯你若不想当公主,偷偷溜出去也成,这江山这么美,值得好好看一看!”
剑血蓉心里明白其实没有自己莫非然的计划便不会被打乱,仓促间以致被迫修改了计划,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安然无恙⋯⋯她听莫非然交代了半天,心中一阵阵发慌:“那你呢!你怎么办!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我还有事没有办完。”莫非然微笑,“再信我这一次,我会去找你的⋯⋯”
她明白她之前从未真正信任过他,如今一切纠缠误会都散为烟尘,她能否选择,再信他一次?
“那你身上的毒怎么办?我可以帮你的!”
“你看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放心好了,这么多年了,我也摸索出一套应对的办法。我在这宫中被发现了没人敢拿我怎样,可如今姬宇澈余党未散,局面复杂,你也算是谋害新皇的凶手,就极危险了⋯⋯”
言不由衷的安慰。
他快要死了。
一定要支撑到剑血蓉离开啊。
他无法想象两次看到爱人的尸体是种怎样的残忍。
为了救她付出命,能换得她真心相对,将后背毫无保留的交付给他,大概也值了。
“再往前就是宫墙了,出去后也要万万当心⋯⋯”
莫非然挣脱了剑血蓉,自己在地上站的笔直,不顾全身刻骨钻心的疼。
天空中隐约飘过一丝阴云,不知怎地竟有细雨落下,将宫墙映成惨青的颜色。
萧云天沉默地站着,扯落外衣盖住了女子娇弱的身躯。
“血蓉⋯⋯”莫非然见气氛沉默,无人动作,从手指上摘下一枚戒指,七颗小钻排列在一起,折射迷幻的光芒,“这枚戒指留给你⋯⋯记得,活得自由些,洒脱些,别再像以前一样把自己困住了,做山林间翱翔的鸟,别被心中囚笼困住,可好?”
剑血蓉看着他,只觉得雨水落在脸上,冰凉透骨,思考了片刻,从怀中掏出一物塞给莫非然:“我身无长物,此簪赠你,以此为凭。”
“月有盈缺,人有离合,莫要悲伤了,快走吧。”
见剑血蓉一脸诀别般的神情,莫非然心中一紧,伸手去推她,朝她身后的萧云天一点头:“萧兄,后会有期,帮我向嫂子带好,将来再切磋武艺!”
说着,他转身,一步一步,走得坚强而笔挺。
剑血蓉似要把他的背影刻在心里,片刻后决然扭头:“云天,护好雪灵,我们走!”
直到三人的身影高高跃起,消失在宫墙的那端,莫非然像是被抽去了全身的力量,倚着墙无力地跪坐在地上,一只手攥紧了那温润玉簪,像是握住了无尽希望,另一只手紧捂住嘴,指缝间有黑色的血流淌成溪。
突然听见身后宫墙内传来阵阵嘈杂人声,剑血蓉强忍住回头的冲动,足尖一点,青衣袂袂⋯⋯
其实他的话,她都能听懂,他的好意,她不会辜负——
那些过往云烟、前尘往事,全都幻化成一丝尘土,再建不起困住她的囚牢。
只要这烟雨江山,容得下一个她。

END

评论
热度(1)
  1. 景弋景愫 转载了此文字
    完结撒花!!请期待后传!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