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喻♀黄]愿黑夜永不落幕(下)

石楠!石楠!石楠!哦漏QAQ

cisu-茜夕:

|努力一下吐出了下x


| 最后的梗来自@月华如水似秋霜


|[喻黄♀]愿朝阳永不升起的姐妹篇,BG向,性转名有参考


|喻玟舟×黄少天,一点点半性转双花


|伪青梅竹马设定


|(上)




销售部毕竟还算是核心部门,忙起来也是能脚不沾地的。这天黄少天刚跑掉一个大案子,上面就下任务来,和A公司的合作,要他和喻玟舟一起去谈。


 


妈哟,大领导您消停点行不,我就不信这么件小事喻玟舟一个人搞不定。


 


喻玟舟的确一个人就搞的定,可是大领导却不是哪个人能搞定的。他和喻玟舟迟早要合作,还不如趁着这么个小case磨合一下。


 


A公司和他们合作也挺久了,这条业务喻玟舟刚接过来,这次让黄少天去插一脚主要是今年加了一点条件,需要多说几句。他和领导交涉了一下,最后决定是先让黄少天跟着去吃顿饭,和对面熟悉一下,能顺便跟着谈就更好了。


 


旁听算是很容易的一件事,黄少天本来也是这么意味的。


 


但他和喻玟舟办事的节奏实在相差太大。


 


大到足够引起矛盾。


 


前几次的饭局很顺利,黄少天毕竟还是很有点自来熟的伎俩,和对方负责人很快熟得都能称兄道弟了。只是一到正经谈业务两个人的风格就明显地南辕北辙起来。喻玟舟习惯一步步经营,偶尔下两个套给对方钻,黄少天则是机会主义,见缝插针挑对方弱点来压制的。


 


这种特质在谈判过程中无疑给喻玟舟捣乱,几次插嘴之后喻玟舟终于忍不下去了,三言两语终结了话题,约好下次继续,踩着高跟鞋离开了A公司会议室。


 


黄少天整理好自己的资料跟出去,看着她毫无表情的脸,心想喻大班长这是要跟自己算十六年的总账啊?


 


可黄少天自己也挺气,毕竟喻玟舟的节奏实在拖得太慢,谈判被她做得像唠家常,客户体验是保证了,己方的要求总会有点欠缺。黄少天一向是把谈判当成战斗的,你来我往针锋相对才显畅快。


 


说白了两个人理念不同,合作起来真是太难了。


 


回程时是黄少天开的车,喻玟舟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黄少天大把飚着方向盘,一个小路口左拐被他开得像F1,喻玟舟瞟了他一眼,他依旧我行我素。


 


公司大楼是他一个人进的,喻玟舟一下车就说要去买水,让他一个人先回去。听到车门被狠狠关上,黄少天下意识地摁了车钥匙上的锁,却过了好久才想起喻玟舟从来不买瓶装的饮料。


 


喻玟舟从高中开始就特别有养生观,要么喝淡茶水要么泡鲜花果,上了大学以后更是连黄少天喝一杯咖啡都要管,美式冲淡点暂且作罢,黄少天一喝意式浓缩喻玟舟就要皱眉了,万一冲到第三杯简直是要上来拼命。


 


喻玟舟还不喜欢他熬夜,成天督促他不逃课,下课就把他拖去图书馆,拜她所赐黄少天是他们大学作息最规律最不浪的男生……


 


但是喻玟舟也会给他带合他口味的绿茶叶,睡前在电话里甜甜地说一句晚安,有时候把他拉到花坛边上,黄少天还记得当时喻玟舟总涂的樱桃味唇膏很甜,就像她爱喝的花果茶……


 


黄少天有的时候会觉得他们的恋情太过于平淡了,是不是喻玟舟也会期待着他给她什么意外的惊喜,是不是因为他没有做到才会分手。又是不是因为喻玟舟在这场恋爱里占了太多主导,是不是他们不一样的理念让他们在感情上也能越走越远离。


 


回忆一开始就停不住,最后黄少天站在大楼的电梯前,愣愣的想这电梯和他们当时住的公寓还挺像。


 


----------------------------------------------


 


那天晚上黄少天做了个梦,大概算是个不大好的梦。


 


黄少天梦见他们回到大学时光,他拥着比他稍微矮一点的女孩,拂她披散下的黑直发。喻玟舟的唇膏果然是很甜的,和他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喻玟舟少有地向他撒娇,使着坏挠他的腰。黄少天呼吸有点急,醒的时候却在想他们学校什么时候种了石楠花。


 


黄少天可能是做了一个他以为自己十七八岁才会做的梦,对象是刚刚冷吵架的前女友,这怎么想都不是很好。最后黄少天洗着内裤欲哭无泪,想着今天自己最好不要看见喻玟舟。


 


然而。


 


福无双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祸不单行黄少天现在是真的体会到了。


 


他站在茶水间门口和喻纹舟对视了一眼,僵硬地点了点头。喻纹舟给他让了位置,提着咖啡杯柄靠在墙上搅拌。


 


黄少天往她杯子里瞄了一眼,粗略估计是抹茶拿铁,颜色绿偏白。黄少天自己喝的是速溶espresso,开水下去味道一出来喻玟舟就有点皱眉了。


 


可这么久过去,喻玟舟也开始喝咖啡,也不会有谁叮嘱黄少天浓缩有多伤胃。


 


场面尴尬了一会儿,黄少天估摸着喻玟舟是不是有话想讲,又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先开口为昨天的事道个歉。


 


“昨天的事我很抱歉。”最后是黄少天开的口,“我有点太急了……这个项目我不参与了,你不要担心,部长那边我会解决的。”


 


“嗯。”


 


这反应好像不太对吧?难道还是在生气吗?


 


喻玟舟沉默了一会,又接了下去。


 


“那时候的事……是我不对。”喻玟舟抬起眼看黄少天,“我以为我们都需要时间安定下来才能好好继续……我是说,谈恋爱……但是我觉得没有理由要求对方什么,又不想干脆放弃你,所以没说清楚就跑掉了……”


 


黄少天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喻玟舟在指什么。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意的不辞而别,没想到竟是这样。


 


他安静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事还是得趁着时机解决了。


 


“我高三和你告白的时候,其实是我和张佳乐打赌输了。我一直觉得我欠你一个认真的,但一直找不到机会。”


 


“我知道。我让瀚文去叫你们两个的时候,他听到了。”


 


黄少天想起来那时候卢瀚文来提醒他们回宿舍整理东西。卢瀚文是喻玟舟的表弟,比他们小两岁,也是他们高中的,和黄少天他们玩的还不错,却不知道这小家伙还卖过他。


 


“那你还答应了……”


 


“因为我知道你喜欢我,不用打赌你也会告白。”


 


黄少天叹口气。他从来知道喻玟舟看人看得透,却不知道她如此了解自己。


 


可那又怎样,当初不还是会分手。


 


现在说开了又怎样,感情又不是想回来就能回来。


 


---------------------------------------


 


之后事情开始好转。喻玟舟最后没有把他踢出项目,他们尝试着习惯对方的参与,喻玟舟学会给黄少天创造点机会,黄少天学会顺着喻玟舟的节奏耐心等待。


 


他们都在适应,把一个曾经狠下心来割离的人,重新融入自己的生活。


 


有的时候黄少天会想,他们还有没有可能重新开始,如果有会怎样,他们会不会再次分手,再次尝试找回和平共处的平衡。


 


直到有一天,他们完成一个项目,一起回到公司。


 


他们一起走进电梯,就像大学时回到公寓一样,黄少天偏爱直接拿着文件把钱包手机揣兜里,喻玟舟则习惯提一个手提包。


 


喻玟舟抬起手,很自然地按下“6”键,抬头看见他的眼神才意识过来。


 


“抱歉,习惯了。”


 


她叹口气,按好了正确的键,手指又搭在那个红色的“6”上。


 


黄少天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仿佛有什么东西重新破土而出,曾经的情感与疯狂,浸过一层苦味,竟还保持着原来的美好。


 


他突然很想说点什么。心跳声沿着血管传到鼓膜,和喻玟舟久别重逢时都没有听到的规律怦怦声,瞬间占满了他的世界。


 


他想说你还喜不喜欢我,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


 


他想说我一开始就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就算是个幼稚的幻想。


 


他想说我们分手的时候我真的好难过,我不敢失去你。


 


最后他说。


 


“我们复合吧。”



评论
热度(5)
  1. 景弋cisu-茜夕 转载了此文字
    石楠!石楠!石楠!哦漏QAQ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