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莫橙】Y Linkage & Love Linkage(3)

非典型灵异故事
求捉虫
求评论
求鞭挞
3.
晚自修。
苏沐橙一反常态的端坐在桌前,而不像往常一样斜倚在墙上,她一边挪动着笔尖,时不时地望墙上望两眼,默默地再把椅子移出去些。
“沐女神你怎么啦?”后座的男生调笑,“和墙有仇吗?”
往日礼貌温和的苏沐橙没有回头,只摇了摇脑袋,双肩轻微耸动。
莫凡一直不着痕迹地注意着苏沐橙的情况,见此不由微微皱眉,脸上闪过一抹犹豫,又低垂下头,握紧了拳头。
不行⋯⋯这样是不行的。
不知谁突然重重的咳了声,教室中细碎的声音戛然而止,被戏称为“金刚”的年级主任已板着一张阴云密布的脸里在了门口。
苏沐橙抬头,不意竟与扫视着的“金刚”对上了视线,忙匆匆低下头,拢了拢披散的头发,正将心思投回作业本上,忽然听得自己的名字从“金刚”口中冒出:“苏沐橙,来我办公室一趟。”
苏沐橙愣然,心中惴惴,假装淡定地站起,一颗心却几乎跳出胸口。
“砰砰——砰砰——”
她低头跟着年级主任走出了教室,最终没敢回头看莫凡一眼——
莫凡的目光落了空,怔愣了片刻,将头埋进了双臂搭起的黑暗中,将一声叹息、几许黯然尽数掩埋起来,坠得他再抬不起头来面对满教室的光明与人息。
不要⋯⋯不要这样⋯⋯不是这样的⋯⋯
他最终还是无能为力,一滴泪水浸润了书页,化开成姑娘温暖的巧笑倩兮。
“老师⋯⋯”苏沐橙跟在“金刚”身后,一边揣测着他的心思,一边轻轻呼唤。
“跟我来。”
苏沐橙不解,“金刚”并没有特别生气的感觉,大概不是为了她和莫凡的事,他们张扬了这么久,要谈话早就谈了,也不至于等到现在⋯⋯
可还有什么事,值得年级主任大张旗鼓地亲自出马?
想着想着,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门口,苏沐橙却惊讶的看见“金刚”的位置上坐着个美女,旁边站着个瘦瘦小小,普通至极的年轻人。
美女妆容精致,棕色卷发随性地披在肩上垂到胸口,一身黑色紧身衣勾勒出高挑火辣的身材,双臂随意的搭在座椅扶手上,翘着腿坐着,酒红色的高跟鞋与黑色皮裤勾勒出一双完美的长腿,浑身上下散发出霸气的气场,完全掩盖住了身旁的年轻人。
美女看见“金刚”进来,微一点头,嘴角翘起个迷人的弧度,口中虽是问句,却隐隐透出让人无法拒绝的压迫感:“谢谢您的配合,我想和这位同学单独谈一谈,您看可以吗?”
苏沐橙茫然地看着“金刚”的气势被完全压制,点头退出去的同时轻轻地带上了门。
美女冲她笑了一笑,正了正身子:“不要害怕,我叫楚云秀,是隶属于本地警局的异魔事件调查部的一名调查员,这位是李华,是我的搭档。”
李华微一点头,仍低头站在后面,似乎并没有说话的打算。
苏沐橙只能愣愣的点头,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她想,这大概就是小说里写的女王气质吧,她的眼中透出的那种无畏的炙热将她的懦弱和无力照了个彻底。
“苏沐橙同学。”楚云秀放下了翘着的大长腿,身子前倾,正色道,“有人向我们报告了你下午的遭遇,不要害怕,你的事件虽然有所特殊,但在我们工作范围中,事态也完全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这大概就是莫凡所说的歼灭异魔的组织了吧?所以是莫凡求助于他们,来解决这件事?苏沐橙大胆地猜测,垂眸盯住楚云秀涂得鲜红的指甲。
“下午袭击你的是一种不常见,但数目不少的特殊生物,我们称其为异魔。异魔对人类有极大的攻击性,据初步实验其基因中含有某种特殊的DNA序列,使得它们天性噬人。不过不必害怕,经过与异魔长时期的战斗,我们已经有了先进、成熟的消灭它们的办法,我们现在只需要你帮助我们找出那只异魔。”
“我⋯⋯要怎么帮忙?”
“由于我们目前的照片资料极不清晰,我们希望你能提供一些关于那只异魔外貌的线索⋯⋯”
“它⋯⋯的手是枯黄的⋯⋯像枯树一样⋯⋯剩下的我没有看清⋯⋯抱歉⋯⋯”
见女孩子稍带歉意的摇着头,眼中还透着未散尽的惊惶,楚云秀上前,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带着香水味的怀抱:“不要怕,我们会保护你的⋯⋯”
她松开苏沐橙,露出个坚强得足以抚平一切恐惧的微笑:“在我们彻底消灭这只异魔之前,为了给你提供最安全的保护,你需要搬到我们异调部中住一段时间,我们会给你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也会有专业的心理医生提供帮助——如果需要的话。假已经帮你请好了,如果可以的话今晚就出发。”
“我需要带上什么吗?我可能要回寝室整理一下东西⋯⋯”
征得了同意后,苏沐橙拒绝了两人相陪的好意,攥着袖口走出了办公室,走廊里依旧一片寂静,她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发生的一切,都不在她能所能想象的范围内,短时间内接受这么多意料之外的事,此刻的她无比混乱,只想回到莫凡身边去,问问他自己要怎么做⋯⋯
天不遂人意,她走进教室时瞥见莫凡正趴在桌上睡觉,看了他露在外面的杂乱短发一眼,注意到身后虎视眈眈的“金刚”,她暗暗叹了口气,心中没来由地漫起一股几乎将她淹没的失落,不由得一阵心悸双腿一软,匆匆拎了书包就在“金刚”的注视下落荒而逃,没注意到落在课桌深处的手机。
她几乎是逃到了寝室,一边理着箱子一边迫使自己整理着不知所措的混乱思绪。
长久以来,她似乎是太依赖莫凡了,如今要她离开他一段时间,她竟然完完全全地慌了神。
这可不好,她心中明白自己是将对某一个已经回不来的人的依赖尽数转移到了男友的身上,然而这对他们来说,都不公平⋯⋯
她背上背包,拖着箱子走出了寝室,走道里投进黯淡的月光,照着她脚下不明朗的路。
也该自己决定一些事了,难道她离了谁,还活不成了吗?
苏沐橙想着,抬头冲着云层后朦胧的光,露出了个苍白的笑。

TBC

评论(2)
热度(10)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