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莫橙】Y Linkage & Love Linkage (5)

我流非主流灵异
lo主高二理科狗欢迎抓bug
爬上来撒把土……我觉得按这个节奏等我毕业了沐橙也不一定毕得了业orz哭泣
很久很久不写东西了手生得一塌糊涂 对节奏的把握能力降到负值orz
感觉自己好垃圾啊你们快骂骂我【这条蛇在不要脸的求评论😂


5.
楚云秀和李华一进异调部就拎着三只异魔直奔研究室了,只派了个年轻的小调查员给苏沐橙安排住处。
将苏沐橙领到了她的房间,小调查员就离开了,苏沐橙无事可做,更不敢出房间乱走,一掏口袋才发现落下了手机,只好无奈地对着窗外发呆。
不知道莫凡现在在做什么呢⋯⋯走的时候太匆忙了,应该留张条的,他向来不放心自己,现在联系不上自己,会很担心的吧⋯⋯
她胡思乱想了一阵,最后被敲门声打断,楚云秀来了。
“我来看看你,今天太晚了你先歇着,明早我带你去体检。”
见到了认识的人,苏沐橙放松了不少,犹豫了片刻提出了要求:“姐姐手机能不能借我打下电话?”
楚云秀从兜中掏出手机递过去:“男朋友啊?”
“啊⋯⋯是同学啦⋯⋯”苏沐橙脸一红,在楚云秀揶揄的目光中还是咬咬牙拨了出去。
无人接听。
她知道莫凡不接陌生号码的电话,只好再打一次。
“莫凡,是我,苏沐橙。”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微微的失真,听不出情绪:“手机呢?”
“好像落在教室里了,我现在也不方便回去拿,只好借别人的先联系你。是这样的,我可能要在异魔调查部住段时间,你别担心,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应该等他们抓住今天下午的那只就行,不会太久的,你放心。我回来还等着你给我补课啊。”
“自己小心安全。”
“啊好的好的,我会很注意的,你别担心我,我这几天估计也不太能联系你,别太想我啊哈哈哈⋯⋯”
莫凡似乎在那头轻笑了一声,接着压低嗓门:“宿管来了,我先挂了。”
“啊好,再见啦。”
苏沐橙把手机还给楚云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只见她一挑眉:“男‘同学’?”
“差不多吧⋯⋯”
“年轻真好啊。”楚云秀摇摇头,似乎要将什么回忆赶出脑海,“你害怕吗?要不要我在这里陪着你?”
“唔⋯⋯太麻烦了吧⋯⋯姐姐你没有事吗?”
“大晚上的,能有什么事,我陪你会儿吧。”
“谢谢。”有人相伴总比孤独一人来得令人放心,苏沐橙松了口气,把自己安置在柔软的被褥间,回忆起几小时前的一切,突然就压抑不住恐慌之情。
害怕到泪水夺眶而出,害怕到紧紧攥住床单骨节泛白,害怕到全身颤抖缩作一团。
楚云秀没有给她言语上的安慰,那没有太多的意义和作用,所以她只叹了口气。
“你想获得力量吗。”
她说的很轻,苏沐橙抹开了泪,抬起头来疑惑地望着她,仿佛没听明白。
“你想和我一样,学习猎杀异魔吗?”
苏沐橙睁大了眼睛,似乎还没明白楚云秀在说什么:“我⋯⋯我只是个学生,什么也不会⋯⋯”
“没有人生来就会。苏沐橙⋯⋯你现在唯一的法定监护人,叶修,也是注册在案的异魔猎人。经历了今天的事⋯⋯我担心你很难再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
最后她们都沉默了。
苏沐橙尚带着水汽的眸子让楚云秀无法继续她想说的话。
她还有两个月才满17岁,她本应美好的未来,有等待她去实现的理想,而终日与血腥的战斗为伴,对这样一个年轻的少女来说,连想一想都是一种残忍。
理性告诉她这是对姑娘来说最好的选择,而感性⋯⋯则让她不希望苏沐橙重蹈覆辙。
——那是她不敢回首的过去。
苏沐橙在思考,哥哥车祸去世后,就只有叶修照顾她,而她知道叶修一直工作很忙,升入寄宿制高中后更是只有过年才能见一面,殊不知⋯⋯她唯一的亲人竟也从事着如此危险的职业⋯⋯
而且她知道,莫凡跟她说的那些,显然也不是普通人能够了解的,她想征求他的意见,却又担心给他惹上麻烦。
从前叶修从没告诉过她这些,而莫凡显然也不愿她牵涉进太多⋯⋯她不愿辜负他们保护的好意,更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选择⋯⋯
她不能随心所欲地决定自己的人生。
她不想离开莫凡,他和她一样,都失去了双亲,暑假里她常去他家写作业,只觉得他的住所冷清寂寞得不像一个家。
她怎么忍心扔下他,让他再次孤身一人?
“不着急⋯⋯你还有很多时间。一辈子的事⋯⋯”
楚云秀见她低着头,不知她内心所思,不由觉得自己有些过于不近人情。
真相往往都是不近人情的。
她在和眼前的姑娘一个相似的年纪,有过一段相似的遭遇,她知道,尽管是被动地牵扯进异魔事件,她也已经别无选择。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那种恐惧除非有了与之对抗的能力和勇气,是很难被时间消磨的。
她不愿意这个和自己如此相似的孩子有与自己同样的命运,却什么也做不了。
她们都很年轻,而她,已经很累了。
最后苏沐橙说:“我想见见叶修哥。”
TBC

评论(7)
热度(5)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