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韩张】七日谈 The Fifth Day (1)

参本的文拿出来混更orz
西幻paro
火系巨龙韩x首席牧师张
接上一篇七夜谈 戳主页可见
带小宋玩 【假装在写养娃x

    “新杰,你什么时候把它送走?”
    “韩文清,这是你第七次问同一个问题了,我的回答不会变。”
    韩文清不禁脸色一黑,对上恋人清澈的眼,抱怨的话却都堵在胸中,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张新杰微笑,低下头去轻轻抚摸过瘦弱的脊背,若隐若现的白光笼罩了他,接着逐渐凝实。
    ——一个十岁左右的人类男孩。
半月前两人从荣耀之城归来,本来这等故地重游的浪漫之事,却被这个孩子打乱了节奏。
因营养不良而略显苍白的皮肤沾上了斑斑血迹,气息奄奄、赤裸着蜷缩在暴雨后泥泞的山路上,脆弱得像个一触即碎的陶瓷娃娃。
身为光明牧师,严肃外表下掩藏着一颗炽热之心的张新杰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而韩文清,却始终极力反对。
“看看他身边!他不是普通的人类孩子!他是被鹰养大的!”
“韩文清!他受伤了,还中了毒,我不管他,他会死的!”
“我不反对你救助他,但你绝对不能养着他,他的思维模式和人类不一样……更何况他……”
韩文清没有说下去。
张新杰沉默,他们都明白未说完的话,就像他们忘不了少年身边两具没有生气的鹰以及少年紧握的双拳与眼中愤怒的光。
“再等一等吧……”很久之后张新杰叹息了一声,“他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一个人生存下去?”
“他就算流淌着人类的血,心也属于野兽了,更何况他还有恨——真正的鹰是无法被饲养的——他也一样。”
见韩文清有些动了怒,张新杰微微抿唇,转身背对着眼中怒火几乎要化作实质的龙:“那龙呢?龙能被饲养吗?”
他突兀的提问让韩文清愣了一刻,接着斩钉截铁地答:“当然不能!”
“韩文清。”韩文清看不见张新杰的表情,却隐约听见他笑了一声,“如果你不天天偷吃我的小松饼的话,这话还有点说服力。”
说着,他转过身去,上前环抱住韩文清结实的身躯,将下巴搁在他肩窝里,微热鼻息掠过颈间图腾,激得巨龙血脉贲张,狠狠扳过恋人的头接了个不算温柔的吻。
“闭嘴吧……”他低低地喘息了一声,知道张新杰又绕开了矛盾的话题,此刻却顾不得那么多了,唇间的名字带上了一丝难耐的火热,“张新杰……”
千百年来,巨龙行事一向执着,是认准目标不回头的性子,但张新杰平素不像他那般脾气火爆,骨子里也是个倔强到固执的人,他坚守他的原则和底线,没有任何人能使他退让。
若两人都一意孤行,硬碰硬对谁都不会有好处,但这两人之间,远不仅仅是一个契约那么简单,韩文清所深爱的,正是张新杰眼中坚定的光——尽管他有时因此无比烦恼。
韩文清用力搂住张新杰,用带着胡茬的下颌将他额前刘海弄乱,张新杰无奈地笑,只听见他如擂的心跳和胸膛中传来的沉闷的声音:“张新杰,你是我一个人的,你是我的龙骑士,我的爱人,我的唯一。”
“你这是在吃醋?”张新杰抬头,眼中是坦诚的笑意,“那我告诉你,韩文清,我爱你,无关身份,无关契约,我爱的就是你而已,这一点不会变。”
“我知道。”
韩文清当然明白,张新杰一旦认准了什么,他不会妥协,不会畏惧,不会退缩,他拥有世界上最坚定的信念,他是他最珍贵的宝物,是来自天神的馈赠。
“我也爱你。”
他们相拥,仿佛要融互相与骨髓;他们唇齿相接,恍如品尝世间最香甜的佳酿;他们将手探入对方的衣衫,抚摸彼此美妙的身躯……
良久。
和气喘吁吁的恋人分开,张新杰虽然疲倦,还是坚持自行清理了一番,换上干爽的睡衣躺下,正欲闭眼,却察觉身边人火热的眼神和微乱吐息。
“到睡觉时间了。”张新杰说,声线平稳。片刻后,身边传来了布料摩擦的声音和难耐地喘息声。思及韩文清之前压抑已经终于不用再忍耐的神情,以及再早时大赛、旅途、和捡到的小小少年,还有不断投来的却始终被自己当作单纯爱意的火辣眼神,心中不知怎么竟生出一丝愧疚,思索片刻,翻身将手搭上韩文清腰间微烫的皮肤。
“之前一直忽视了你的需求,是我不对,我不了解龙类习性,所以自以为是了。”龙的体温本就比人类稍热,张新杰此刻觉得自己像是搂着一块烙铁,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定了定神,指尖滑过韩文清腰腹,最终流连于小腹,“韩文清,我不愿让你明明在我身侧却还要苦苦忍耐……
只听韩文清重重地喘了声,张新杰在他翻身把自己牢牢压在身下前开口:“纵欲对身体不好,这次之后就睡觉。”
“不要紧。”韩文清哼笑一声,掌心带着炙热到足以将人灼伤的温度贴住了张新杰光滑的脊背,眼中熊熊燃烧的赤红火焰再不用掩饰。
转眼,少年已昏睡了近一个月,期间断断续续地醒了几次,却都不清醒,身体发烫、眼中布满血丝,却还拼了力气从喉中发出嘶哑的喊声。每到这时,张新杰便伸手覆在少年额上,不知是被光明的气息所感染,抑或是体力不支,少年不一会儿又沉沉睡去。
这日,张新杰试了试少年的体温,热度没有再升高却也没褪去,只稍放下一口气,叹息:“还在烧啊。”
“火毒未退。”韩文清扒开少年的眼皮看了眼,下结论,“整一月了,算是命大。”
两人都能看出,少年和鹰身上的伤和毒都是魔物的手笔,通过少年身旁那三具魔物的尸体,能推断出魔物欲对少年下手,可惜最后与养育少年的鹰同归于尽,剩下尚存一息的少年倒在路边。但他们想不出,能有什么值得魔族不惜潜入人族内陆,用天下奇毒来对付一个人类孩子。
“再拖下去只怕不妙。惭愧于我法术不精,难以治愈,愿求龙涎一用。”
韩文清应了一声,心中却暗暗担忧,一月来,张新杰用尽各种方法,却也只能拉住少年在死亡线上挣扎,他曾带他回过教会,但身为最强牧师的张新杰都无可奈何,他人又能怎样?
随着张新杰的吟唱,一道银丝混入了十字架发出的白光中,缠绕着裹住少年苍白的身躯,光明之息流转,像是慈母的耳语,又像是要抚平什么伤痕。
最后一缕白光也没入少年的胸膛,张新杰顾不上休息,伸手抚摸少年的额发,微微低头,突然发现少年胸口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地闪着光。
“这是什么?”韩文清走过来,看着张新杰小心地取下少年胸口的挂坠,那是一块很普通的玉石,杂质很多,并不是什么名贵的物品,加工也很粗糙,只简单地打磨过,稍微平整处刻着三个字。
“宋奇英。”张新杰读出来,“这是你的名字吗?”
谁料,没等他将玉坠挂回,少年已睁开了眼,看见他手中的东西后,原本清明的眼中蒙上了层狠厉的凶光,他一把扯过玉坠,起身就向外冲去,将猝不及防的张新杰推了个踉跄。
韩文清皱眉,一把扯住少年的手腕,将他拎了回来。
少年眼见跑不过,干脆不跑,弓起背握紧拳,喉中发出急促的尖啸,一副进攻的姿态。
张新杰笑了笑,和善地举起双手,半蹲着使少年能够平视自己:“请放心,我们不是来伤害你的,我们会保护你。”
“新杰,他听不懂。”
“我知道。”张新杰抬头冲韩文清笑笑,又望向少年,伸手覆住了他紧握的拳,“因为不知道你的姓名,所以只能叫你宋奇英了。我叫张新杰,是一名牧师,他叫韩文清,是一头巨龙。不要害怕,我们没有恶意……”
虽然无法理解,但张新杰话语中的善意和温柔很明显被少年感受到了,他疑惑地望着年轻的牧师,那镜片后的眼睛无比清澈,让人没有办法怀疑里面有一丝一毫的歹意。
宋奇英的拳头渐渐放松了。
韩文清站在一旁看着,看着他的恋人缓缓的将少年搂进怀里,轻轻地拂过他紧绷的身体,拭去他眼中涌出的泪水,安抚他受惊过度的灵魂。他不禁感叹,这就是张新杰,也只有张新杰有这样的力量,无论外表多么严谨,他永远有一颗世上最柔软善良的心灵。想到这些,他的嘴角不知不觉地微微上扬,连脸上冷硬的线条都柔软了下来。

TBC

评论(2)
热度(12)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