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弋

这里阿蛇、欢脱可勾搭、会卖萌、偶尔犯蠢
全职厨 博爱党 除了all叶啥都能吃
弹丸入坑中 男神宗方and神座

【韩张】七日谈 The Fifth Day (2)

巨龙韩x首席牧师张
西幻paro
带小宋玩【假装自己在写养娃w

少年身体的伤很快就能痊愈,但心灵的伤需要时间和爱去抚平。
无数次夜里,宋奇英辗转难眠,即使在梦中也不能安稳,口中时不时发出不成段的音节,猛地惊醒后常常翻身跑出一段才意识到身处何地,一回头却总能看见张新杰令人安心的目光。
“又做噩梦了吗……”张新杰总叹息着将他搂在怀里,“可怜的孩子,愿神保佑你。”
宋奇英不止一次地想要独自跑出,但被巨龙巢穴的空间限制所困,只能站在谷口遥望着远方天空。
张新杰心疼他,想要教他人类语言,少年却兴致平平,要么沉默,要么发出几个无意义的音节敷衍了事。明显,他更喜欢跟着韩文清学拳,阳光下,用低吼和汗水来释放心底的悲恸。
连韩文清常称赞宋奇英是个学武的好苗子,张新杰望着两人交错的身影,少年逐渐结实的身躯覆上了层汗水,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心底却隐隐升起一种无法言说的担忧,奈何没有依据,他也只能不提。
他的担忧在宋奇英某天彻夜未归后达到顶点。
宋奇英常常独自外出,经常天黑时也不回来,他自己走不出巨龙的空间限制,张新杰便也不太限制他。第二天清早,总能看见他独自坐在山洞口,看见张新杰,稚嫩的脸庞就露出朝阳似的笑容。
张新杰是在山谷开口处找到宋奇英的,少年一身血迹,眼神却比平时都要亮,他的身边,倒着两具尸体。
“魔族?”韩文清皱眉,当年为他设下阵法的人并没有限制进入山谷,但此处隐蔽,要找到也不易,只怕这些魔物就是冲着宋奇英来了,“奇英干得好。”
张新杰看着他一点点地站起身,一瘸一拐地往回走去。
等到看不见他倔强的背影,张新杰才打破了沉默:“怎么办?这次只遇到了两个人,小宋受的都是皮外伤,但解决了这次,还有下次,他们既然能找到这里,以后只怕……”
韩文清沉默了很久,他紧握住张新杰的手,下了决心道:“新杰,你没法护他一辈子?”
“那你这两天教他这么勤快,就是为了早点摆脱他?”
“是为了让他以后不吃亏。”
“韩文清,他还是个孩子,人类的身体没有你那么强大。他一个人能同时对付几个人?”
沉默。
张新杰的手有点凉,韩文清想。
“我想带他回教会……”
张新杰的语气并不十分肯定,而是征求般地望向韩文清。
“你应该知道,魔族不畏惧开战,万一……”韩文清难得地没有把话说完,后半句太残忍,谁都不愿意听。
他们都知道战争的残酷,无论输赢,都会有无数无辜的生命白白流逝,那是谁都不愿意看见的。
“更何况,那孩子会喜欢教会那种地方吗?”
的确,那种庄严神圣的氛围连韩文清去了一次都不想去第二次,更何况在外野惯了的孩子?
张新杰叹了口气:“先回吧。”

生活好像没什么变化似的继续下去,宋奇英的拳法一天天的进步,但不知是不是内心尚存一丝抗拒,尽管张新杰每天抽出时间来和他说话,他张口仍是野兽般的嘶鸣,而说不出一星半点的人语音节。
张新杰明白韩文清说得对,宋奇英的野性是没有办法磨平的,就算他可以接纳张新杰的关爱,他也始终用自己的方式抗拒着,就像拒绝说话,就像护着自己的玉坠,无论韩文清还是张新杰都没有被少年同意观察它,更不用说触碰,就像坚持自己的生活习惯——比如露宿野外,比如拒绝熟的食物……张新杰能理解他,也不愿意强迫他融入人类生活。
没了刚生活时的压抑,活泼少年心性也逐渐暴露,闲暇之余他会在山谷里乱窜,捡些好看的石头放在张新杰床头,偶尔还能摘到一两株植物。
韩文清说,那是鹰类示爱的方式。
看着巨龙阴得能沉出水的脸,张新杰不由好笑,在韩文清唇上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些,转身把那些奇花异石搬到了韩文清的藏品堆旁:“他还只是个孩子。”
韩文清望着张新杰的背影,舔舔下唇,颇为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经历了两个魔族的袭击后,虽然不说,但韩文清和张新杰都暗暗提防起来,张新杰曾经发现过韩文清偷偷处理掉几个魔物,而他知道,在他没察觉的地方,或许有更多……
张新杰知道韩文清是怕自己担忧,也清楚巨龙的能力,但不代表他可以就这样心安理得地承担巨龙的庇护。
“韩文清。”有次夜里将睡时他轻轻说,“我们得想个办法。”
“新杰。”韩文清知道瞒不过他,翻身轻轻将他搂住,“别担心。”
“我很害怕。”张新杰在韩文清面前难得露出了疲倦的一面,“我找不到办法。”
魔物一批一批的接近,如今频率更是高到了一周一次,两人都看到了魔物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也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偷偷地处理了,能不能瞒过宋奇英。
“我们一起承担。”韩文清试图用自己的体温焐热张新杰,“我会找到原因的。”
只有找到魔族穷追不舍的原因,才能彻底断绝后患,但他们所遇到的魔族都拒不配合,要找到原因只怕要深入魔族。
“我有个猜测……我觉得这几天来的人不是同一个势力。明天。明天我就出发,你和小宋留在这里。”
“不行!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我只是去验证一下……”
“不行!”
沉默间,突然听见了由近而远的脚步声,两人追出一看,只看见月光下少年的背影越奔越远。
“小宋!奇英!宋奇英!”
“宋奇英!”
少年跑的远了,不知是否听见两人的呼喊。
乌云渐渐笼罩了天空,遮蔽了最后一丝月光,漆黑一片的山谷中,已寻不见少年的身影。
滴答。滴答。
有冰凉的液体打在地上,打在两人的脸颊上。
下雨了。
韩文清握紧了张新杰的手,将他的微微颤抖止于掌心。
他们不知道宋奇英听见了多少,又听懂了多少,但不知怎么的,在这个雨夜,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了两人的心头,无形中有一只大手紧紧地攥住了两人的心。
“能感应到吗?”
“下雨……影响法阵……”
“宋奇英——”冒雨寻找一夜,张新杰的嗓子已经喊哑,空旷的山间回荡着韩文清的沉重的声音,每一声回响都压得两人喘不过气来。
忽然张新杰眼前一黑,就往一旁倒去,韩文清接住他,几乎没有片刻犹豫,两人已经回到了韩文清的山洞中。
“新杰,你怎么了?”
“好冷……我好冷……”
韩文清闻言皱眉,伸手探向张新杰的额头,滚烫的温度差点把他灼伤。
连日的担忧、疲倦,和一夜淋雨还是将张新杰击倒了,他残存的一丝理智还在呼唤着,可惜嗓子已经发不出声音,韩文清只能从他的口型判断出他呼喊的是宋奇英的名字。
“奇英会回来的。”韩文清低头,轻轻地吻上张新杰。
这是一个不带情欲的吻,韩文清虔诚地撬开他的唇,将无尽生机和力量尽数渡给了张新杰。
“他会回来的。”累极了的张新杰沉沉睡去,韩文清也脱力地跌坐在他身旁,他清醒时的最后一句话,不知是在安慰张新杰,还是安慰自己。

等韩文清再睁开眼睛时,首先看到的,是张新杰的眼睛,他的头垂着,银色的发丝耷拉在额头上,遮不住他脸上的泪痕。
“怎么了?”
“他不会回来了。”张新杰的嗓音还带着哑,说出了却是无比确定的话,“看。”
张新杰的手心上,是那个玉坠子。
回来时两人都没有注意,张新杰清新过来后就发现床头放着这坠子,却不知是少年早就放在那里,还是趁两人熟睡又折返了回来。
这是他的道别。
雨停了。
“他已经不在我的空间范围里了。”
少年外出,显然并不是无目的的瞎跑,长久以来,他显然发现了破解空间法阵的办法,而昨晚那个雨夜,正是实践的契机。
“走吧,我们去魔族。”张新杰将坠子和十字架一起挂在了颈间,“神会保佑他的孩子的。”

TBC

评论(1)
热度(14)
©景弋 | Powered by LOFTER